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哪裡有需要,家扶就到那裡!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8.0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愛的先行者
關懷、扶助弱勢,在現今社會,並不是什麼特殊的議題,也有許多社福單位積極的在做。但其實,早在六十五年前...
定價 330
優惠價 85折,281
$330 85$281
書到通知我

哪裡有需要,家扶就到那裡!


涓滴關懷,守住幸福

創建一對一認養制度

許多如今在各領域嶄露頭角的傑出人士,歌手彭佳慧、時裝設計師古又文、中華職棒Lamigo球員林智勝、傳道人林慶台等,都曾因為家扶的認養計畫,在最需要的時刻被扶一把,進而走出精采人生。

家扶基金會「無窮世代」的募款記者會上,媒體的鎂光燈閃個不停。知名歌手彭佳慧,義務擔任這個活動的公益大使。

台上,十二歲的小雯,娓娓分享自己的故事。

小雯的父母離異,她和弟弟跟著媽媽生活,經濟非常拮据。每天放學回家,她總幫著媽媽做各種家庭代工來貼補家用,例如,縫鞋子,但每縫一雙只能賺到七塊錢,她為了多做一些而熬夜趕工,導致頭皮毛囊生病。

小雯媽媽非常心疼,緊緊握著小雯貼著膠帶的手,卻也一籌莫展。礙於家裡經濟,對音樂有興趣的小雯,也沒有錢去學鋼琴。

台下有「鐵肺歌后」之稱的彭佳慧,聽得熱淚盈眶。小雯的背景,幾乎就是她小時候的翻版。

支撐彭佳慧一家人生計

近年演藝事業再攀高峰,不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彭佳慧的父親早在她五歲時即已過世,出身屏東六堆的她,從小和妹妹由務農的阿公、阿嬤帶大。當別的孩子下課後都在玩樂,彭佳慧卻得要在田裡幫忙,除了除草,還得到蓮霧園掃葉子,得空時就幫忙製作代工品、剪皮包線頭、撿毛豆、貼鋼琴黑白鍵,以貼補家用。

那時候的彭佳慧,已經對音樂非常有興趣。住在附近的伯父為孩子買了一架鋼琴,堂姐一彈琴,彭佳慧就忍不住躲在角落偷聽,結果被伯父發現,伯父不耐煩地趕她走:「回去!回去!不要在這邊。」

彭佳慧只能依言離開,可是趁伯父沒注意,她一轉身又溜回去。

回家後,她天真地告訴阿嬤想學鋼琴。阿嬤無奈地說:「學鋼琴一個月要七百塊,都沒飯吃了還要學鋼琴。」

不過,彭佳慧沒有自我放棄。高中時期,她最多甚至還曾同時打三份工,以賺取學費及生活費。高三那年,她更北上參加「金曲龍虎榜巨星之聲模仿大賽」,獲得冠軍。

在物質匱乏的家庭困境下,屏東家扶中心發放的扶助金,對彭佳慧一家來說彌足珍貴,每逢扶助金發放日到來,小小的彭佳慧總要騎上三十分鐘腳踏車,興奮地前往領取這筆能夠幫助家計的補貼。

回顧這段童年過往,彭佳慧曾經在媒體上感性表示,「家扶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給我很大的力量。」

「認養制度」不只支撐了她一家人的生計,社工老師、認養人的鼓勵,更是陪伴她成長的動力。

如今在演藝圈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後,彭佳慧十分投入公益活動推廣,透過家扶基金會認養了好幾位貧困兒童。

認養制度這曾經幫助過台灣無數孩童的創舉,主張儘量讓孩子留在原生家庭,在父母的關懷與照護下成長;透過國內、外認養人的定期捐款,讓受到認養的家庭與孩子,每月收到一筆扶助金。

這筆扶助金的數額儘管不大,但在長期資助的情況下,卻能彌補公部門社會福利政策的缺憾與不足,協助有需要的家庭渡過難關,讓孩子順利成長。

資深家扶人、中山醫大助理教授翁慧圓解釋認養制度的好處,「最好的一點,就是能讓資源細水長流,因為認養人知道自己的善款實際幫助了孩子,彼此也可以有互動;在產生認同感的基礎下,會讓捐款一直延續。因此成功推廣認養制度,絕對是家扶基金會成長必要的基礎。」

敞開幼小林慶台封閉的心

看過史詩長片《賽德克.巴萊》,你絕對忘不了林慶台的眼神。林慶台是宜蘭家扶中心第一代認養童,在認養計畫中接受多年的協助。

這位出色的素人演員,不但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福山教會傳道人,放下演員的光環後,近年他也來到新店偏鄉,想要幫助失去存在價值感的泰雅族人,重新拾回自信。

「童年的回憶很美好,我們每天起床便拿著外公做的彈弓,到處去打鳥,也有很多陀螺等童玩,可說真的無憂無慮,」林慶台回憶兒時生活說,在山上的部落過著耕作生活,其實體力勞作並不辛苦,但要到學校去學習漢人的語言與文化,還要忍受欺壓,這點才辛苦。

林慶台的父親是泰雅族人,也是原住民開拓基督教傳教的先河,足跡不限宜蘭等台灣北區,也遍及台中、桃園等泰雅部落。因為做事很認真,成為族裡的出名人物,林慶台小時候也會與父親越過桃園、新竹的高山,穿山越嶺到處徒步去傳教。

一九六六年,他的父親因為過度勞累、營養不良,不幸肝癌過世,那時林慶台才只有五歲。他不久就隨著母親、弟弟和兩個姊姊搬到宜蘭南澳,與外婆住在一起。

父親過世後,母親接下傳道職志,因此很忙碌,多半是由外婆幫忙照顧孩子。一九六九年,他成為宜蘭家扶中心第一代認養計畫受助童,一直受扶助到國中二年級為止。

林慶台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加拿大的認養人,成為林慶台與姊姊的「乾爸爸」、「乾媽媽」。這些異鄉善心人士會從遠方捎來照片,聖誕等節日也會專程寄卡片與禮金給孩子們,為他們帶來不少溫暖。

對那時的林慶台來說,收到禮物很開心,但只有寫感謝回函,成為一件苦差事,因為他一直到國小五年級,才會寫自己的名字,被強迫學習漢人的語言與文字,對他來說並不是愉快的經驗。

不過,孩子們只要有陪伴與關愛,就很容易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一開始,看到外面世界的人來訪視,部落孩子很害羞,心裡有點害怕,也不太懂得說國語。一直到接受家扶協助一年多後,這些大哥哥、大姊姊到部落裡舉辦營火晚會等團康活動,孩子們才慢慢知道,這群人想來幫助他們。

林慶台記得,他曾隨著家人到過宜蘭家扶中心、參與宜蘭所舉辦的活動。當時交通不發達,部落生活也很封閉,因此進出部落都以步行為主。從林慶台居住的部落到宜蘭市,早上八點出發,要傍晚四、 五點才會到。

不過最讓林慶台開心的,就是家扶中心所發放的物資與認養扶助金,「他們總是會拿孩子最喜歡的東西送給我們,包括衣服與鞋子等,一打開就非常驚喜,穿上後也覺得很光榮,期待著下一次的禮物,心裡很感恩。」

林慶台回顧,曾收到認養人新台幣六、七元的禮金,以當時物價來看,一角就可以買十顆糖果,因此在孩子心中,也是不小金額,「我母親會幫孩子添購鉛筆、橡皮擦等文具,偶爾也會買一些糖果與冰棒,讓孩子開心一下。」

林慶台感性回憶過往,格外欽佩家扶中心的一點是,儘管早期環境如此艱困,但家扶中心社工老師,在辛苦中還能堅持下去,從來沒有放棄,數十年如一日,在不同時期,還能有不同的成長與成果,「這也是家扶能一直到現在還成功的原因。」

摘自《愛的先行者》

Photo:vastateparksstaff,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