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爸,我知道其實你很愛我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8.06
收藏文章 0

爸,我知道其實你很愛我



當你想到父親時,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什麼?

是他身上特別的氣味、他那雙粗糙但有力的手,或是一個屬於你倆的溫馨片刻?

你和爸爸之間,又有什麼讓你難以忘懷的小故事?

 

照顧者

他永遠把女兒擺第一,即使她們都已長大成人,而他的生命即將結束。

妹妹和我都是單身而且四十幾歲了,爸爸總是會幫我們處理任何事情。然後,突然間角色對換。我帶爸爸去看醫生,醫生說爸爸的食道長了腫瘤。我開車載他回家並問他:「你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隨便你要我怎麼做,」他說。

「讓我們聽聽專家怎麼說,」我告訴他。

十天以後我帶他去看一位腫瘤專家,他告訴我們爸爸只有三個星期可活。「我治療過這麼多癌症病患,」醫生說,「從沒看過一個人身體裡有這麼多惡性腫瘤的。」

爸爸向醫生伸出手並說:「我這一生過得很幸福,醫生,謝謝你這麼誠實。」我力持鎮靜,我知道如果我崩潰且哭出來的話,只會讓爸爸更難過。

我們開車回家。當我開到一個暫停號誌時,他說:「倒車進去那間修車廠。我想確認他們已經在修你妹妹的車子,不要讓她太久沒車子用。」他剛剛才被醫師告知只剩下三個星期可活,但還是一心想照顧我們。

他走的時候沒有多少痛苦。三個星期一天也不差,有天晚上他去睡覺,就再也沒起床了。但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是我們的父親。

佩格‧艾佛哈特,郵政督察員;

父親唐納德,品管人員(一九二七~二○○四)

 

舞者

當她得了小兒麻痺症的時候,爸爸照顧她。而當她和這個家必須面對更悲慘的命運時,他仍舊繼續保護她。

爸爸的母親來自夏威夷,父親則來自德國,他因此擁有沉靜的力量、和悅的表情,和面對一切困難的意志力。一直到他去世的那天,他對生活的幽默和熱情都未曾稍減。

當我小時候染患小兒麻痺症之後,他就明白自己必須盡可能以正常的態度扶養我長大。因此,即使我腿上有鐵架,他還是教會了我怎麼跳舞。他會溫柔的把我的腳放在他鞋子上,並用皮帶把我的鐵架綁在他的腳上。隨著手搖留聲機播放出的慢板維也納華爾滋,他領著我在屋子裡旋轉。他笑著說我們找到了新的樂趣,那神情使我深深著迷。我這輩子與父親共舞過無數次,而他也領著我跳了許多新奇的舞步。

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們住在菲律賓,被日本皇家陸軍囚禁了超過三年之久。我們慘遭失去食物與自由之苦,並且經歷過營養失調及其併發症。

在最後的十四個月裡,我們每餐只有一杓稀飯,一天三次。即使他自己也在餓肚子,爸爸還是會從他的竹湯匙分別舀出一湯匙分給三個孩子,這時候我們一定會聽到媽媽罵爸爸。因為媽媽怕爸爸會因此而無法負荷每天挖壕溝、搬運重設備、砍木柴等繁重的工作。但他還是繼續和我們分享他稀少的食物配給。父親是我的英雄,因為我親眼看到他為我所付出的一切。

莎莎‧溫士海莫,退休人士;

父親華特,蔗農(一九○四~一九八五)

 

巨人

父親的壯碩是女兒的驕傲。

大約四歲時,有一次我們在紐澤西州的布萊德雷海灘玩,當時不知為什麼我找不到家人了。我在海灘上四處遊走,害怕極了。看到的只有大人的腿,我放聲大哭。終於我聽到有人叫:「安德莉亞!」那是父親的聲音,我拚了命跑向他。他把我抱起來,並帶我回到我們的地方。我安全了。

他總是讓我有安全感。他是個高大強壯的人。當我還是個小孩,他看起來就像個巨人。不是肥胖,而是壯碩。他身高一八三,但是他的力量來自寬闊的胸膛和大肚子。

父親很喜歡吃。他不能單獨留在麵包店或是熟食店裡,不然他會如同媽媽所說的:「把整間店買下來」。星期天早上他回家時,總是帶著大包小包的白鮭、洋蔥捲和蘋果派。

我喜歡他的壯碩。我喜歡他可以在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中,單手搶救我的腳踏車。我喜歡他可以扛起我裝得過滿的手提箱,並且輕而易舉放進車裡,好讓我開回大學去。當他在近六十歲罹患糖尿病時,醫生叫他要忌口,體重因此掉了十四公斤,人也瘦了一圈。我知道他變得健康了,但我不喜歡他那麼瘦,我永遠也不會習慣。

安莉亞‧米西利斯,教育工作者;

父親蒙羅,五金推銷員(一九二七~一九九四)

 

摘自《爸,我知道你其實很愛我》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