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沒有科學,社會將變得更好或更糟?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7.09.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這就是生物學
麥爾是達爾文以來最偉大的演化生物學家,他為生物物種寫下定義,他開創系統分類學,奠定現代演化綜合理論。...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加入購物車

沒有科學,社會將變得更好或更糟?


我們常會遇到這樣的問題:「為什麼要研究科學?」或「科學研究能帶來什麼益處?」

答案大致可分為兩類,第一是滿足人類無止盡的好奇心,及想要更了解所處世界的慾望。這是讓科學家醉心科學的主要原因,他們憑藉的信念則是,任何哲學或意識型態的理論,就長遠來看,都難以和科學對了解世界所做的貢獻相比。

能對了解世界有所貢獻,是科學家成就感的泉源,是振奮愉悅的原因。雖然大眾注目的焦點常放在科學新發現,其中運氣又占了很大的因素,但是能穿越許多思想的屏障,融合種種從前看來不相干的事實,而成功發展出新觀念或建立新的理論基礎,所獲得的快樂,更是筆墨難以形容。這種滿足可以彌補平時不斷蒐集資料的枯燥無聊,可以補償因理論無效所帶來的沮喪、難堪,可以抵消研究某些題目無所成就的挫折感,以及其他種種挫折。

第二類的科學目標則截然不同,是要利用科學控制這個世界的力量和資源,其中又以應用科學家(包括醫學、公共衛生、農業學界人士)、工程師、政治人物和一般市民會抱持這類想法。然而政治人物和一般選民經常忘記,要解決汙染公害、都市化問題、飢饉或人口爆炸的問題時,光是治標是不夠的,就像阿斯匹靈無法治癒瘧疾一樣,如果不追根究柢查出問題根源,是無法化解社會和經濟問題的。而如何才能消除種族歧視、犯罪率的升高、毒品的成癮、遊民及其他類似問題,更視我們對這些問題背後的生物學根源有多少了解。

科學的兩大目標——滿足好奇心和改善世界,並不是毫不相干的兩件事,因為即使是應用科學,尤其是與公共政策制定相關的科學,都倚賴基礎科學的發展。對大部分的科學家而言,更主要是受到了解世界複雜現象的慾望所驅動。

科學對價值觀的衝擊

然而,無論是基礎科學或應用科學,凡是涉及研究目標的討論,總會伴隨價值的問題,例如,當我們了解像「超導超級對撞機」或太空站等巨型科學計畫的有限收穫後,我們的社會能負擔到什麼樣程度?又如在進行動物實驗時,特別是利用如狗、猴子、猩猩等哺乳動物時,如何才不會踰越道德的標準?以人類胚胎為實驗材料,是否可能引發不合倫理的危險?人類心理學或臨床醫學實驗是否會對試驗對象造成傷害?

在物理學主導的年代中,科學無需考慮價值問題,但自從遺傳學和演化生物學興起後,科學發現和科學理論對價值觀的衝擊愈來愈明顯。許多達爾文主義的反對者,像是達爾文的老師塞吉威克克(Adam Sedgwick)就指控達爾文摧毀了人類的道德價值。即使到了今天,仍有神創論者攻訐演化生物學,他們相信演化觀念破壞了基督教神學的價值;二十世紀的優生學運動顯然是受到人類遺傳學的影響;還有社會生物學在1970年代備受攻擊,也是因它倡導的某些政治價值不見容於對手。幾乎所有主要的宗教和政治思想體系都支持某些源自科學的價值觀,但也同時擁護其他與科學發現不合的價值觀。

沒有科學,社會將變得更好或更糟?

科學哲學家費爾阿本(Paul Feyerabend)和其他當代學者曾大膽假設,沒有科學的社會,將會是更舒適的社會。我不能確定這是否為真,沒有科學的社會,汙染與其帶來的癌症、擁擠,或其他龐大社會的惡性副產物固然會減少,但也會有較高的嬰兒死亡率、較短的平均壽命(大約只有三、四十年)、無法逃避夏天窒悶的熱浪、無法免於冬天嚴酷的冰雪。當我們抱怨科學帶來害處時,很容易忘記它所提供的其他種種益處,特別是農業和醫學的貢獻。所謂邪惡的科學或技術,大部分是可避免的,科學家也知道該如何消除,然而科學家的知識必須在轉化成可實施的法律後,才能發揮效用;而這些知識卻常被政治人物和選民摒棄於門外。

我個人對科學的看法則與另一位科學哲學家巴柏(Karl Popper)一致。巴柏曾說︰「除了音樂和藝術之外,人類精神層面上最偉大、最優美、最能啟發人心的成就,就屬科學了。我憎惡時下知識份子一窩蜂抹黑科學,我讚嘆當代生物學家完成的偉業;他們透過醫學,幫助這美麗地球上的每個受苦受難者減輕痛苦。」

【書籍資訊】
摘自這就是生物學

這就是生物學
數位編輯整理:徐仕美,朱玉瑩
Photo:jay mantr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