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都是為了孩子好?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8.1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親子難題,紫微有解
古往今來,最強大的親子關係經營工具!現代人工作不順,可以離職,感情不睦,可以分手,但是你生在誰家,父...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加入購物車

都是為了孩子好?


年少飽受親子問題折磨

為什麼我會從小就研究命運,並且十幾年來大聲疾呼,紫微斗數是威力強大的親子關係工具,正是因為我理解,世界上所有的關係都會改變,只有親子關係是一輩子的。

年少時的痛,對生命的扭曲與挫折,都是源自親子問題,不知道如何與親人相處而產生的。

國中時期是我人生的重大轉折,我的價值觀自此開始混亂、失序,乃至瓦解;而這一切,就從祖父母和姑姑、叔叔,也從香港來到了台北開始說起。

祖父在湖南是地主,又是黃埔四期的大將軍。姑姑則嫁入豪門,夫婿是袁世凱內閣財務大臣「交通系」掌門人,綽號「梁財神」,當過國務院總理的梁士詒後代。因此,當爸爸告訴十歲的我,姑姑要來看看我時,他那飛揚的神采,彷彿昔日的大少爺回來了。

第一次見面,姑姑問了我幾分鐘的話,就結束會面了。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記得和爸爸回家的路上,他嘴裡喃喃自語:「這麼有錢,只給美金四十元!」

我年紀雖小,也知道爸爸在抱怨。當時美金一元,可以換台幣四十元,四十元美金是一千六百元台幣,應該等於爸爸一個月的收入。

對爸爸的這個印象跟著我十幾年,和後來祖父眼中的父親形象,而交織投射出一個卑賤的父親模樣,讓我痛苦萬分。

因為我小學考試幾乎每科都是一百分,祖父聽說孫子還堪造就,於是趁寒暑假期間把我接來台北,住進陽明山的別墅豪宅裡。

麻雀變鳳凰了嗎?才不!這開始了我童年的夢魘。

祖父家世出眾,高大威武,父親則庸庸碌碌,一事無成,後來到台灣,又因為白色恐怖,被迫逃到彰化鄉村避難賣豆腐。在祖父眼裡,這個兒子是個不成材的傢伙,有辱門風。而我卻因為很會考試,遠在台北的祖父把我接過去。我本該成為他們父子緊張關係的潤滑劑,卻日日飽嚐祖父對父親的言語凌辱。

身為黃埔四期的大將軍,威風凜凜的祖父既看不慣也不喜歡父親的行事為人,在我幼小而早熟的心靈裡,形象莊嚴的祖父當然是對的,父親必然是壞人,埋下了這一份沉甸甸的陰影。

我被送到台北祖父家中那段時期,幾乎是成長過程裡痛苦指數最高的一段時光。祖父大我一甲子六十年,與我隔得太遠,無話可談,我經常是一個人守著空屋,面對晨起與日落,內向的我更加孤僻了。我多期望能待在鄉下自由自在玩泥巴、睡大覺啊!那才是我那個年齡認為的幸福。

因此,我開始痛恨父親、鄙視自己,久而久之,我甚至痛恨自己為什麼考試考得這麼好,才會受這種苦!

父親當年是想讓我過更好的生活,還是想透過我來改善親子關係,已經不重要了。這個痛苦,間接導致我在大學畢業前夕,不參加畢業考,做下放棄台大文憑的草率決定,就是存心要看,我這樣做,能多傷我父親的心。恨所播下的種子,直到我大學沒能順利畢業之後,才慢慢消除,但我已為此付出慘痛代價。

因與果是循環的,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差別在,有沒有智慧去找出關鍵?

天下事禍福相倚,有一弊就有一利

直到長大以後,我才終於悟出原因。祖父和爸爸都沒有錯,紫微坐命的祖父端莊嚴謹,不茍言笑,自然不喜歡口無遮攔、話出如風的巨門父親。如果只是當事人的愛憎問題也就罷了,偏偏它深深影響了一顆幼小敏感的心。命運,就是如此無奈的互相影響與循環;來自親人之間自以為是的愛,造成了多少命運的無奈?

但命運的玄妙,就在於天下事禍福相倚,有一弊就有一利。國中三年的寒暑假我困在台北的豪宅裡,無事可做,雖然痛苦,幸好沒有虛耗青春,我利用假期獨自生吞活剝了很多書,增長我的智慧。祖父和姑姑家有一堆的書,大部分是古書,窮極無聊的我,又怕姑姑突然抽考,書拿來就背,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文學根基,當然,也包括命理書籍。

反正我不知能去哪裡,只好把屋裡能看到的書,從頭背到尾。背完了,就開始背英文唱片。當時的我,不知道唱片是可以播放的,因此,拿唱片歌詞背了很多英文,後來聽到旋律才恍然大悟。

不知不覺中,我養成這輩子最重要的好習慣─閱讀,也造就了我國文和英文的基礎。

當時的我回到鄉下時,因為家裡無書可讀,就每天跑到當地唯一的書店去看書。又因為沒錢買書,怕被老闆趕,練就了讀免錢書的好本領─每一本書看個兩、三頁,就放下換一本,這樣連續換個五、 六本,再從第一本書繼續看,練就了一目十行、自動跳接不同內容的本領。

就這樣,國中三年讀了大量課外書的我,創下了溪州國中好幾個記錄:拿到彰化縣國語文競賽冠軍,第一個考上台中一中,後來又是第一個考上台大。

全鄉都沸騰了,怎麼窮工人家裡養出了個天才?廢墟裡竟然開出了一朵花來。

人生是無法衡量的。很多時候,意料之外的事就像用磚頭打你的頭,讓你痛苦不堪,但只要熬過去了,回頭一望,得到的永遠比失去的多。

每個人算命的目的,都想著如何趨吉避凶,但人生豈能事事順利?凶險產生磨難,磨難能成人亦能毀人,成於堅毅心志,毀於乖戾猥瑣。

四十五年前,台灣還沒有高速公路,彰化到台北要坐七個小時的車。北上是繁華城市與大富人家,南下則是窮鄉僻壤與家徒四壁。我年年在路上轉換人生場景,在奇特而巨大的矛盾中輾轉徘徊;原來,苦與樂只是心境,而不是環境。

我還記得,當年帶我去參加全省國語文競賽的吳勝雄老師,這名字大家乍聽很陌生,但他十年後就成了溪州第一名人,以詩人吳晟聞名全台。

他當年並不是帶我去比賽,而是他也是選手。老師是全縣演講比賽的冠軍,我則是閱讀測驗冠軍。當時比賽選手都出自大城市,我們這兩個土裡土氣的鄉下人,三十歲的老師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十五歲的學生內向寡言、害羞膽怯,很有趣的組合吧!

幾年前,我曾回鄉去看老師,物換星移幾度秋,師生都是鬢已星星也。當我呈上我寫的書,他眉頭一皺說:「盛舒,你簽的名怎麼歪歪扭扭?不像話。」

看老師送我的詩集上,名字簽得一絲不苟,我羞愧之餘,脫口說道:「你是我國文老師啊!你要負責任吧!」

老師瞪我一眼,說:「胡說,我是教你化學,我這輩子從沒教過國文,別賴我!」

對唷,老師是讀化學的,但卻以詩人揚名。我這個學數學的,卻轉而研究命理,還在大學裡教授國學。

我們相對大笑。這,不就是人生嗎?四十年來如一夢,人間正道是滄桑。命運真是永不停止的猜謎遊戲,何必太早就攤牌呢?

摘自《親子難題,紫微有解》

Photo:Laura D'Alessandro,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