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如果你一點都不害怕,你就沒有真正勇敢過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8.1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墨漬鎮謎團3:邪惡吊火人
少年偵探雷蒙尼.史尼奇跟著奇怪的煙味和熊熊火光,展開調查。有個惡徒,讓鎮上每個學童陷入了可怕的危險之...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如果你一點都不害怕,你就沒有真正勇敢過


剛愎路350號原來在鎮上最荒蕪的區域。席朵拉開著晃個不停的雙座敞篷跑車,先經過迷濛百貨公司,接著轉進一條充滿死寂建築的街道,到處是被封起來的門和碎裂的窗戶。就像一座有人忘了澆水的花園,那些花園看起來總是有點陰險不祥的味道,你永遠不知道會有什麼東西躲藏在那些參差不齊的野草當中。

「你知道我喜歡這社區什麼嗎?」當剎車發出嘎吱聲響,讓車子停下來時,席朵拉問道。「停車位非常多。」

「停車位很多是因為沒有人喜歡來這裡。」我說。

我的督導甩了一下她的皮帽,說:「史尼奇,你是個聰明的男孩,但是你需要專心。」

「我從來就沒弄懂過這是什麼意思。」我說。

「意思就是你的前一任從來沒給我惹出這些麻煩。」

「妳一定很想念他當實習生的時候。」

「沒錯。」

「妳應該送他一束心形的氦氣球,讓他知道妳在想他呢。」

「史尼奇,不要嘲笑我,我可不是在表演木偶秀。我們很幸運,可以得到教育局這麼『有聲望』的客戶,因此,你必須調整你的態度。例如,關於這件案子,我們不可以對外透露任何事,或是誰雇用我們來解決的。我希望我的實習生對整件事可以做到完全保密。」

「這整件事到底是什麼?」

「我說過了,我們不可以提到任何相關的字眼。」

「如果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說出去?」

她沒有回答,而是下了車,還不必要的用力關上門。我也如法炮製。「有聲望」在這裡的意思是指「有重大影響力的」,不過當我們走向大門的時候,實在看不出教育局哪部分很有聲望。整棟建築細細高高的,鬆垮的靠著右邊另一棟細細高高的建築,而它本身則被左邊一棟細細高高的建築鬆垮的倚靠著。這些細細高高的建築就以邋遢的面目鬆垮垮的延伸到整個街區,像是那些被風吹過而彎腰的草。門上有塊硬紙板,上面寫著:教育局。

門打開了,一個男人走了出來。他戴上帽子,取出一根香菸。男人不耐煩的皺著眉頭,指著他的香菸,表達他的意思。還沒被點燃的香菸塞在他的嘴巴裡,懸在他的鬍鬚上方。

「噢!」席朵拉說:「沒有,很抱歉,我沒有火柴。」

男人把目光轉向我,我搖搖頭。事實上,我口袋裡確實有一盒火柴,不過我不

打算鼓勵大人抽菸。

他轉過頭之前問了我一個問題,然後再次皺眉,打算走開了。沒有人喜歡聽到那個問題,尤其是我這個年齡的人。

「『你不是應該在學校嗎?』但我學的是一種特殊課程啊。」我回答,同時間席朵拉已經踏進了大樓裡。

「這樣子啊......」那男人回答。聽起來這對他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也或許他根本就不在乎。

我不再看著他,跟在席朵拉後面走進去。

我本來期待自己會進入一間空蕩蕩的大房間裡,可是相反的,我來到一間小巧的等候室,一道牆把它跟主要的房間隔開來;那道牆看起來像是只要用力一推就會立刻倒塌的樣子。牆面正中間有一扇固定不動的旋轉門,上面釘了一個告示牌,寫著:「歡迎光臨教育局,學習很有趣!」

另一面牆上的告示牌則寫著:「學習很重要!」書架上方懸著的是:「藉閱讀來學習!」一張懸在桌子上方的則寫著:「學習要趁早!」另一張桌子上則擺了一疊可以讓人貼在汽車或是船的保險桿上的「學習!」貼紙,還有一碗裝滿「學習!」字樣的胸章,讓人可以別在T恤、夾克或是燈罩上。

目光所及之處都有一堆的學習字樣。

有個大約我這個年紀的男孩坐在一張木製大辦公桌旁,用打字機吭哩喀拉的打字。他的頭髮剪成往上翹的尖刺形,像是火藥的那截引線。他的眼睛張得很大,卻不是看向我們。他打完那一頁紙之後,從打字機裡抽出來,放在一大疊紙張上面,接著又開始在另一張紙上打字。他的雙手幾乎沒在鍵盤上移動,彷彿只是在重複打著同樣的東西,一遍又一遍。

隔著脆弱的牆,我可以聽見更多打字的聲音、紙張摩娑的聲音,以及一間忙碌辦公室會有的其他咕噥聲音;不過辦公桌後方這位男孩是教育局裡唯一看得見的人影。「S.席朵拉.馬克森,」席朵拉說道:「和她的夥伴。我們來赴約。」

「請稍待。」男孩眼睛抬都不抬的回答。旋轉門轉動了,一名穿著整齊的高個子女人大步走向男孩在打字的書桌,從那高疊的紙張上取了一些下來。她的衣領別著一個非常閃亮的金色別針,形狀像萊姆;至於她臉上的那抹笑容就沒有那麼燦爛了。席朵拉站起來,但是那女人並沒有注視我們或是開口說一句話,而是直接退回裡面那間忙碌的辦公室去。

我們等了一陣子。那男孩持續的打字、打字還是打字,終於,他停了下來,但也只是抓抓手肘後又繼續打字。那個高個子女人進出旋轉門好幾次,還是沒有停下來看我們一眼。

我站起來。男孩或許不想和我說話,但我想要和他說話,因此我問他是否還需要等很久。

「我不知道。」他說,仍然不停的打字、打字、打字。

「你不用在我面前裝得很忙的樣子。」我說。

現在,他停下來了。「我看起來很忙是因為我真的很忙。」

「這是你自己說的。」我說。

「別光聽我說,」男孩說完,指向他正在努力堆高的紙堆。「你不相信的話,可以看看我在打什麼。」

「我不是數學家教,」我說:「我不認為自己需要檢查你的工作。」「教育局是個非常忙碌的辦公室,我們負責濱海墨漬鎮上每一間教學機構。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去找報紙讀讀我們的消息。」

「我為什麼會不相信你?」

「那就好,史尼奇。」

我坐下來,但隨即又站了起來。「你知道我的名字,但我卻不知道你的名字,這樣似乎並不公平。」

「我叫凱勒,」男孩回答:「凱勒.海恩斯。」

「呃,凱勒.海恩斯,」我說:「你不是應該在學校嗎?」

凱勒本來已經準備好要繼續打字,但現在他眨了眨眼睛,往下注視著他的手指,他的手指正微微顫抖著。「是啊。」他回答的語氣裡有著安靜和悲傷,讓我看見我們之間些微的差異。

旋轉門再度打開,那個別著萊姆別針的女人走出來,總算看向我們。接著她看著凱勒.海恩斯,而後又往身後看了看,緊張的微笑著,然後開口說話了。「早安。」是她說的第一句話,「我是雪倫.海恩斯,我在教育局工作。沒錯,就是這麼回事。」

「我是S.席朵拉.馬克森,」席朵拉說道:「這位就不需要介紹了。」

「雷蒙尼.史尼奇。」我說。

「這是我的兒子凱勒。」雪倫說:「你們也不需要理會他。」

她在我們當中坐了下來,我看著席朵拉嚴肅的朝雪倫點頭,那樣子跟地球上任何一個成人對另一個成人的胡說八道言論都會點頭的態度,沒什麼兩樣。

「或許我跟妳說說這件案子。」 雪倫說。她走到兒子的辦公桌,從抽屜裡取出某樣東西。那是一張照片,不過從我們這裡看不見照了什麼。她嘆了口氣,並朝她後方看了一眼,她後面是一面牆。「有個惡徒,」她開始說:「讓鎮上每個學童陷入了可怕的危險之中。」

我就知道。

雪倫注視著我們很長一段時間。凱勒則是不停的打字、打字、打字。「我們跟這個惡徒交手過幾次,」我說。「他叫吊火人。」

摘自《墨漬鎮謎團3:邪惡吊火人》

Photo:Martin Fisch,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