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余秋雨自序:「老年是如詩的年代」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10.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泥步修行
本書將修行分為「破惑」、「問道」、「安頓」三種境界:「破惑」,從個人生命故事中思量,辯證出一條以「破...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余秋雨自序:「老年是如詩的年代」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老了。

老人不應該去做年輕人的事,這樣說一點也不沮喪,因為老人有老人的事,而且是更精采的事。心中早已沒有閑氣,一輩子風霜歲月的感受,已如爐火之純青。連自己也驚訝,自己怎麼會抵達如此美好的人生階段,那麼寧靜,那麼安詳,那麼高爽,那麼潔淨。我以前在長期的人文研究中得出過預想式的判斷:「老年是如詩的年代」,現在自己到了,果然如此。

當然世間也有很多令人失望的老年。區別在哪裡?在於修行。

修行?不少人一聽覺得奢侈,心想自己一直都在艱難困苦中度日,哪有修行的心境?那就在艱難困苦中修行吧,照這本書的說法,叫做「泥步修行」。

我決定寫一本書,專門談談這個問題。

談修行,讓人立即聯想到深山石室、長髯道袍、寡行孤影、玄談秘語。這一切,都與我無涉,但我深信自己是有資格來談這個問題的。

理由是,我經歷奇特,大進大出,上天入地,體驗殊深。

例如,我一直被評為當代世界走得最遠的人文學者,又出版過最暢銷的書籍,發表過最熱門的演講,承受過最怪異的誹謗,辭退過最誘人的職位,婉拒過最殷切的邀請,躲避過最尋常的熱鬧,成了一個完全依賴貼心妻子過最簡單的日子,而從未用過手機的罕世之人。在經歷如此大動大靜之後,我身心健康、步履輕鬆,天天享受著天地之惠、萬物之美。這,難道還不足以談修行嗎?

我認為,修行可分為三大門階,一為「破惑」,二為「問道」,三為「安頓」。

「破惑」是第一步,也最難,因為每個人遇到的「惑」,既相同又不同。我在談這一步的時候,主要採用自己的例子,相當於「現身說法」。這是一種誠懇,卻也會帶來一個毛病,就是瑣碎,對於不了解我生活時空的讀者來說,有點不公平。但即使這樣,也總比空談好。無論如何,我主張一個人在修行中應該破除災禍之惑、權位之惑、名聲之惑、財富之惑、傳媒之惑、仇恨之惑,這肯定具有普遍意義,可供一切讀者參考。

「問道」是第二步,有點艱深。一個人光靠自己的經驗來修行是遠遠不夠的,幾千年來已有不少品行高尚之人作過深刻論述,我們理應一一朝拜,虔誠汲取。我曾遍訪佛、儒、道三大精神領域,覺得處處都有珍貴的營養。我兼收並蓄,不限一端。因為限於一端,是「小修」,而不是「大修」。讀過這一部分書稿的朋友說,「這是最高層級的中國精神簡史」。這說得過頭了,但我確實在這一部分動用了全方位的學術功力,然後又用文學功力把它寫得通俗易懂、流逸暢達。

「安頓」是第三步,是修行的歸結處。對我而言,這簡明的七條,就是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破惑」,從少年時代就開始了;「問道」,開始於青年時代;「安頓」,則是年長者對於人生的淬煉。一個人有機會完整地交代自己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實在是莫大的幸運。

感謝高希均教授和王力行女士,在出版過我的很多書籍之後,又推出了這本書的天下文化版。於是,我可以又一次向天下文化的讀者們靄然而笑了。我的笑容裡還包含著一份這樣的意思:不管是早是遲,一起修行吧。

寫於二○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辟谷斷食整整八天之後

相關書籍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