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追隨你的心,主動抓住機會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8.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世界因你不同
我知道,只有follow my heart(追隨我心),才能激發起身體最大的潛能,拚盡全力向下一個目...
定價 399
優惠價 85折,339
$399 85$339
加入購物車

追隨你的心,主動抓住機會


主動爭取加入Google

在矽谷,Google聲名鵲起,從沒沒無聞到為人嚮往。矽谷的工程師都躍躍欲試地希望去Google工作。凡是去過Google面試的人,都被貼上「聰明人」的標籤。而在微軟,大家也使用Google的產品,一方面對搜尋引擎能否賺大錢表示疑惑,一方面又對Google的文化表示不可思議。

當Google成為新聞媒體追捧的新星; Google的搜尋技術愈來愈領先,微軟內部也逐漸形成一種對Google的矛盾心情。

但是,每年都有上百名的微軟員工奔赴新東家Google。如同探險一般,很多去Google的朋友都有一種釋放的喜悅寫在臉上,一些朋友見了我,一改以往憔悴面色,神采奕奕地說,「開復,來Google面試吧,這裡很有意思!」

「是嗎?」

「嗯,這裡的工作簡直像玩遊戲這麼有趣!」

Google的人似乎都把工作當作一種享受,除此之外,矽谷人津津樂道的還有Google「自由+透明」的價值文化,每個人可以自己選擇做什麼,然後按照相同的興趣,大家結合成一個個的團隊。

最讓我震撼的是它對大眾利益的追求。Google上市時,堅持讓投資大眾直接買Google的股票,而不是由大投資銀行分配給大戶的作法,因此得罪了不少投資銀行,但卻深獲民眾好評。由此可見,它是一個先讓用戶滿意,再考慮賺錢或者不賺錢也沒關係的公司。

Google大部分的軟體和服務都是免費的,而且許多軟體和服務雖然推出多年卻仍沒有找到好的商業模式,但只要能夠幫助大眾,它就會繼續做下去。這種摒棄商場上慣有的「唯利是圖」作風,再次贏得了用戶的心,也是讓我尊敬的一種難得的信念。

二○○五年五月的一天,一則網路標題映入我的眼簾,「Google在中國將大有作為!」打開這個專題網頁,可以看到它已經在中國購買了Google.cn 的網域名稱,也準備在上海開設辦公室了。

能回到中國,進入一家很酷的公司,做創始的工作,眼前的新聞正在告訴我,這就是三者最好的結合,這樣的機會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嗎?

當我看到Google準備進入中國市場時,腦海隨即浮現就是我給大學生的第三封信中所寫到的:「當你對某個領域感興趣時,你會在走路、上課或洗澡時都對它念念不忘,你在該領域內就更容易取得成功。更進一步,如果你對該領域有激情,你就可能為它廢寢忘食,連睡覺時想起一個主意,都會跳起來。」這種對工作的熱情是最讓我激動的。

羅曼羅蘭曾說,「如果有人錯過機會,多半不是機會沒有到來,而是因為等待機會者沒有看見機會到來,而且機會來臨時,沒有一伸手就抓住它。」我想,如果我沒有主動出擊去把握潛藏著的機會,很可能就會與自己的理想失之交臂。

因此我沒有等,而是主動在網上搜尋了Google的CEO史密特的電子信箱,發出我希望加入Google團隊的意願。表明我願意去中國工作,我知道,這是一次「追隨我心」的行動。

不料當天晚上,效率奇高的Google立刻有了回應。一位叫艾倫.尤斯塔斯的高層打電話過來,兩天以後,我飛到加州山景城去面試。

最奇特的面試:在高爾夫球場度過一天

有趣的是,面試的地點不在公司大樓,而在一大片高爾夫球場。原來Google已經為我考慮到當時微軟已經有幾百人跳槽過去,他們隨時可能認出我來。基於保護隱私權,他們特意挑選了一處優美僻靜的地方。

我第一個見到的面試官是中國工程師王昕。這也是Google的奇特之處。不論你職位多高,都需要經過那個領域優秀的一般員工面試,而不僅僅是高層說了算。據說,Google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安排,是因為我在中國需要管理的都是很難搞的天才工程師,因此,有一個真正的工程師的評估極為重要。他問了幾個技術方面的問題,我們也談到了跨國公司在中國成功的重要因素。此時,史密特已經悄悄走進了屋子,他白髮蒼蒼,滿臉微笑,非常和善地和我打了個招呼。

在見過幾位副總裁之後,最有趣的場面登場了。Google的創辦人佩吉騎著自行車抵達面試地點,他穿著隨意,像個剛剛運動完的大學生一樣,把自行車往旁邊一放,走了進來。佩吉環顧四周,看到布林還沒有來,嘴裡嘟噥:「我就知道布林不會準時的,那傢伙總是遲到。」我心裡覺得好笑,又覺得很可愛,感受到一些Google的風格了,他們的創辦人既年輕而又有點「另類」。

正和佩吉聊得深入之際,布林滿身大汗地跑進屋子裡,他身穿紫色緊身衣,額頭上冒著汗珠,手裡抱著一個大滑板。一看就知道,他是踩著滑板來的。「果然是兩個小飛俠。」我心裡覺得非常有趣,布林也自然而然地加入了提問行列。

面試在愉快而輕鬆的氣氛中進行著。有了這樣的創始人,怪不得許多在Google工作的人都像脫胎換骨了一樣,年輕了許多呢。

他們真的如同不願意長大的男孩一樣,保持著學生時代的感覺。他們熱愛運動,穿著簡單,依然像大學生一樣。雖然身價顯赫,但他們執意自由自在地實現自己的夢想,又有誰能料到這樣兩個大男孩居然能成就這樣的奇蹟。

辭職路上,律師就在門外

在微軟,每工作滿六年就有一次休長假的機會,如果員工沒有在第七年休假,假期會自動作廢。二○○五年,正是我進入微軟的第七年,此時我激情消失,身心疲憊。在Google工作尚未拍板定案前,我準備將在微軟累積的長假休掉,給自己一個深呼吸的機會。

五月三十日左右,我到直屬主管艾瑞克.魯德(Eric Rudder)的辦公室,提出了希望從六月九日開始休長假的要求,得到了批准。

六月初魯德在員工會議上宣佈我即將休假的訊息,會後還半開玩笑地把頭轉向了我說:「開復,你不會像許多人一樣,休了假人就不見了吧?你是會回來的,對嗎?」頓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魯德的意思,休假有時候會成為「離職」的前奏,因此相關猜測也會紛紛出籠。此刻,我確實在考慮去留,而且我想就算我有走出微軟的意願,我也會按照職場規則,在假期結束後,回來做好工作交接再走。當時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出於本能地輕聲說:「是!」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麼一個簡單的回應,竟成為日後法庭上爭論的焦點。一場災難已逐步向我走近。

七月五日早上九點,我走進魯德的辦公室,對他說,「很抱歉,我已經考慮了一段時間,決定離開微軟。我在微軟工作了七年,但是我還是想回到中國工作,而Google正好在中國開設了機構,因此我決定轉換工作跑道。今天我是來向你正式辭職的,也會留下完成最後的交接工作。」

魯德一聽,沉默了幾秒鐘,周遭空氣似乎已經凝固。我能感覺到他有點驚訝,但隨即他對我說:「開復,你要離開,我個人是沒有意見,但你至少要讓比爾蓋茲和鮑爾默有個機會挽留你。比爾蓋茲和你的關係非比尋常,他目前正在休假,如果度假回來,我告訴他開復已經走了,他是無法接受的。」

「好吧,」我對魯德說,「那我從今天開始不看微軟的郵件,也不再接觸業務方面的事情。」

「沒有關係,我們相信你!」 魯德說。

七月八日,我和鮑爾默見面了,他已經知道我想離開的意願,而且去的是微軟最不喜歡的Google,當然他第一個想法就是讓我留下。「開復,如果你的理想在中國,你可以自己選一個中國的職位啊。」

我面露難色回道:「我在微軟工作的這七年真的感謝你!不過現在,我對微軟的工作已經激情不再。我想,工作一旦失去了激情,也很難表現得好。」

鮑爾默的強勢在此時顯現了,「開復,如果你真的去Google,我們只有採取法律行動,希望你不要認為是針對你。你在微軟的貢獻很大,我們不是要制裁你,而是要制裁Google!」

我當場震驚極了,「可是,我在Google從事的是完全不同的工作啊!」

鮑爾默接著說,「還是別走吧,你可以任意挑選工作,你想一想,這幾天,我就給你安排一個新的職位,好嗎?」

我不禁沉默下來,忽然意識到,離開微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時候離職,似乎碰觸到了微軟那個最敏感脆弱的部分,因為愈來愈多人去微軟的敵人那裡工作,愈來愈多的天才對Google趨之若鶩。隨著這些事情的發生,很多人認為矽谷最搶手的公司不再是微軟,而是後起之秀Google,這正是微軟無法忍受的部分。

七月十五日,比爾蓋茲終於結束休假了。當天,我們就在辦公室裡碰面,沒有那麼強勢,但他很明確地表達他的態度,對我說:「開復,鮑爾默一定會提起訴訟的。你知道,以前幾百個工程師離開,鮑爾默之所以沒告他們,是因為他們資歷沒有那麼深,人們都同情弱者。而你是副總裁,鮑爾默認為我們必須告你,才可能遏制Google的大肆挖角!」

和比爾蓋茲談完,我再次心情低落地飛到加州,開車直奔Google首席律師兼資深副總裁大衛.德拉蒙(David Drummond)的辦公室,辦公室裡已經聚集了許多律師。德拉蒙說:「微軟的人已經幾次打電話給我們,要求我們不要雇用你,並希望能夠和解,讓你繼續待在微軟。我們正在討論,估計訴訟的機率不低!」

「你在中國和學生方面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力,如果中國人才都開始追隨你到Google,這是微軟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我沉思了一會兒,說:「我實在不希望看到自己和老東家對簿公堂的情景!」

德拉蒙說:「開復,你放心。首先,你的情況我們勝券在握,我們是站得住腳的。其次,微軟在華盛頓州,Google在加州,加州根本不承認『競業禁止協議』。」

當時我並不知道微軟在挽留我的同時,一連串的訴訟準備工作已經暗中啟動。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也準備開始用最犀利的手段向Google宣戰。

摘自《世界因你不同》

Photo:jenny downing,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