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無法再當個人資料的主人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5.08.2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大數據:隱私篇
《大數據:隱私篇》是麥爾荀伯格的《大數據》系列作品。大數據權威麥爾荀伯格從幾樁「網路上不經意的留言,...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加入購物車

你無法再當個人資料的主人


你無法再當個人資料的主人

有人會說,就算使用者將網際網路看做是個人之間分享資訊的工具,還是會仔細挑選對象,決定誰能夠透過全球網路存取自己的資料,如果不想再開放存取權,關掉就行了。畢竟數位資訊的美妙之處,就在於只要輕鬆按個「刪除」鍵就行了嘛。雖然乍聽沒錯,但說來容易、做來困難,原因至少有二。

首先,資訊一經分享,基本上就已經脫離了原有人的控制。一旦同意讓別人存取我的資訊時,就代表相信他們的用途不會違背我的意願。但如果他們辜負了我的信任,基本上我無能為力。而且,這裡講的還不是那種有高明的駭客駭進電腦、竊取資訊的狀況。

許多人完全是被駭得出乎意料,就像2005年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的例子,根本用不著什麼高明技巧。當時她用了電信業者提供的雲端儲存功能,把手機資訊備份到業者的中央電腦裡,雖然存取這些資訊需要密碼,但健忘的人常常就會用心愛寵物的名字當作密碼。而像派瑞絲這種社交名媛,她的愛犬叫什麼可是盡人皆知。於是,一個才十七歲的青少年就用這些資料取得了她備份的通訊錄和數位照片,再透過點對點分享網路,將這些資料公開給全世界。

這個青少年後來被逮,而且因為在另一件案子的犯行而遭到判刑,但傷害已然造成。這裡被曝光的不只是派瑞絲的個人資料;她通訊錄裡的所有名人電話(通常都是未公開的資料)也都全部曝光,很多人必須更改電話,並需要逐一通知朋友、同事和商業夥伴。這些人究竟是什麼時候失去對自己電話號碼的控制權?並不是青少年存取派瑞絲資料的那一刻,而是更早:在他們相信派瑞絲、把資料交給她的時候。這聽起來像是特例,而且電信業者很快就補起了這個漏洞,但根據BBC報導,超過一億名使用臉書的用戶,都可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冒著個人資料曝光的風險。或者,我們也可以提提「資訊不當使用」這種更單純、但每天會發生

數百萬次的事件:我們告訴朋友或同事某項有價值的資訊,也許是某個好點子、某件事實、又或只是八卦,而他又告訴了另一個人,而且沒有經過我們同意,我們根本一無所知,除非湊巧,我們才會發現這件事。

在類比時代,因為資訊傳播能力有限,危險也就不那麼高。畢竟沒幾個人真能控制印刷廠或是電視臺。然而就算只是緩慢傳播、或是接收者有限,還是可能造成滿大的傷害。正因如此,我們並不會把所有事情都對所有人開誠布公,而會仔細考慮該在何時、把何事告訴何人。

然而到了數位世界,情況就複雜得多。網路無遠弗屆,資訊流通的速度和範圍都遠超過以往。數位化使得資訊的複製和共享更容易、更快速,也就更難控制;而且因為逐漸走向多媒體形式(不只有文字,還有聲音和影像),也就更難否認曝光的不是你的個資。此外,由於數位拷貝能夠完美複製原版,也就更難以透過追蹤,找出可能的洩密者或來源。在數位時代,想要把資訊召回、或阻止資訊分享,都變得十分困難,特別是如果資訊已經傳播超過原本的地域及人口範圍,就更是難上加難。

我們無法再為自己的資訊做主的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只要有網路互動(就算沒有分享檔案),互動的對象就能掌握這些關於你互動的資料,並且可能與他人分享。舉例來說, 如果我在亞馬遜網站訂了一本書,就會留下資訊足跡,亞馬遜也就能用這些資料來向我推薦後續書籍。這點或許有些人早就預料到了。然而,就算我只是瀏覽亞馬遜網站,也從未明確要求他們瞭解我的瀏覽習慣,他們還是就這麼做了。

有些時候確實有好處:亞馬遜可以從我留下的資訊線索替我挑選出可能感興趣的商品。大多數線上零售商都會做類似的事,而那些提供網路電子郵件、社群網路、資訊共享的網站也都是如此。網路搜尋公司也不例外,他們都會仔細觀察用戶搜尋了什麼。

有人或許會反駁說,我們也不是一定得在網路上購物、收發電子郵件、玩部落格、參與虛擬世界、使用搜尋引擎,或是允許記錄Cookie,別人想要記錄我們的數位足跡,還是因為我們自己決定要參與了。但這樣的說法顯然是狡辯,原因至少有二:第一,使用者常常不知道自己的數位活動遭到記錄、存進數位記憶之中(可能是瀏覽亞馬遜網站,或是在Gmail寫著信件的草稿)。同樣的,用戶輸入網址或是填入表單的時候,或許覺得自動完成功能真是太方便了,但卻沒想到這也代表著:網路瀏覽器其實都把他們的網路活動記得一清二楚。又或者,用戶可能覺得能夠在硬碟裡做全文索引和檢索的功能實在強大,卻沒發現這是因為自己存在電腦裡的資料,全部都被預編了索引。想要關閉這些預設值,不僅程序複雜,很多時候還根本做不到。

其次,就算用戶知道自己的數位活動都會遭到持續、完整的記錄,他們唯一的簡單補救措施就是變成數位時代的隱士,完全不參與任何網路互動、甚至是實際生活中的互動,畢竟世界上所有的通訊都會產生資訊。人沒有辦法不溝通。只要溝通過程用到了任何數位設備,很有可能就會成為數位陰影(digital shadow)的一部分。

數位記憶好處多,壞處也不少

或許有人覺得,這樣難道不好嗎?畢竟人們努力了幾千年,不就是希望擺脫生物的遺忘機制、克服記憶的不可靠?

現在有了豐富的數位記憶,帶來的好處無窮,不僅提升了準確度和效率,甚至還能超越死亡的限制。

舉例來說,有了完整的數位病歷,就能記得某人在多年前曾出現某種罕見的過敏,在緊要關頭救上一命;相較之下,不論是醫師不可靠的記憶力、又或是可能沒人看得懂的潦草手寫病歷,豈不是太不可靠?同樣的,如果要調查意外事故,閉路電視的錄影和飛機的黑盒子也都比目擊證人的大腦更為精確。此外,這種全面而且簡易的記憶也有助於提高效率,成效同樣亮眼。現在不管是科學研究成果或新知識, 傳播的速度更快、範圍更廣,都促進了創新和經濟的成長。

也因為數位記憶較為精確,企業可以更準確設計和生產出顧客喜歡的商品,也更瞭解要推銷的客群;這樣一來,不管對顧客或是環境來說,都能省下重達數百萬噸無用的行銷及廣告傳單(雖然消費者可能不見得想被瞭解得如此透澈)。

數位記憶的好處可不僅限於提高市場交易的效率,它還能延伸應用到更廣泛的社會議題,並且看看是不是有某些資訊雖然過去已經記錄下來、但並不方便使用。

舉例來說,紐約市衛生局一直以來都會監督餐廳的衛生情形,如果這項資訊能夠上網公布,那些衛生有問題的餐廳就會立刻惡名昭彰。同樣的,美國環保局多年以來早已要求汙染廠商自行報告各種毒素和汙染物的儲存及排放情形,但各項資料一向就只是依照規定進了數位資料庫存查,如此而已。直到後來,環保局將資料庫在網路上公開,並結合了易於使用的線上地圖,終於讓消費者方便瞭解附近是否有汙染源,進而組織抗議活動、要求廠商清理改善。此外,不論是環保局或是紐約衛生局,都允許像是非政府組織等第三方團體存取資料庫內容,將內容與其他資訊、地圖或人口統計結果結合。

這些都是常有人提到的優點,說明了為什麼從人類健忘的天性走向完美記憶是件好事,不該令人不安。然而,就算是這些完善的數位記憶在理論上有許多好處,一旦深究,就會發現情況非常複雜。

例如前面提過美國環保局結合地理及汙染資訊的網站Envirofacts。原本網站成效良好,但後來環保局卻發現,因為網站完整透露了全美所有輻射和有毒廢物的貯存處,可能會幫了恐怖份子一個大忙,讓他們能夠尋找合適的目標。正如環保局發現的,在某種情境下有益的數位記憶,可能在另一種情境下釀成大害。於是,美國環保局很快就決定,不再完整公開Envirofacts資料庫。

數位記憶可能有許多好處,但並非總是有益無害;有些時候可能會遭人利用或是操縱,遂行其他目的。

贊成推動數位記憶的論點,著重在認為數位儲存的資訊品質較高、運用數位記憶帶來的效率較高,以及似乎能讓資訊從此不再毀滅消失。但是這些論點都少提了一項重點:以「記憶」取代「遺忘」之後,對於人類及社會整體究竟有什麼

實際影響?人類的生活會有什麼改變?人類的行為又會有何調整?這究竟會是一種進步、還是一種損失?雖然我們還難以預測「沒有遺忘的世界」會如何,但根據現有研究、嚴謹的分析和一點點猜想,可以大致描繪出我們面臨的挑戰。真正受到影響的有兩個面向:權力和時間。

摘自《大數據:隱私篇》

Photo:George Alexander Ishida Newma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