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老有所為,而不是負擔
50+好好

發表日期

2017.11.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50+好好:顛覆年齡新主張
「年紀變大最棒的就是能夠自由自在去做想要做的任何事,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人。」——歐普拉60歲生日感言我...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老有所為,而不是負擔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華盛頓特區工作使我身處對老年人眾多誤解的中心。別誤會,我不是說別的地方就沒有誤解,事實上誤解和過時的成見到處都有,只不過在華盛頓特區所造成的影響讓人感受最強烈。

這個地方充斥著過時的看法,認為變老代表衰退,只會帶來挑戰;老人是社會必須想辦法處理的重擔,只會消耗公共資源。我們在美國退休協會天天聽到這種論調,尤其是在談到社會安全和老人醫療保險時更是如此。

一些說法像是:人口老化會使國家破產。二十年內所有聯邦預算都會花在老人方案上。我們不能指望有家累的年輕勞動人口付出更高額的稅金來養活退休人口。這類心態忽視了老年的新事實:年紀漸增是一種成長,而不是衰退;儘管過程中有挑戰,但也創造出新的機會;老人不是社會的負擔,而是貢獻者。我們必須更正這些誤解,才能發展出新的解決方案,讓更多人得以選擇自己想要的老年生活。

歷史學者史帝夫•吉隆(Steven Gillon)在其著作《嬰兒潮國度》(Boomer Nation)中評論:「嬰兒潮世代在本質上是消費者,而不是革命者。」隨著嬰兒潮世代邁入五十歲大關—其中第一批人更已經邁入七十歲,他們仍然是消費者。這些人和更年長的人共同構成的「銀光經濟」正在顛覆傳統思維,扭轉關於高齡人口對國家與經濟造成衝擊的過時成見,在經濟與社會雙方面改變國家現況。
    
全美國五十歲以上的一億零六百萬人構成的銀光經濟,年度經濟活動產值超過七.一兆美元,預計到了二○三二年將會攀升到超過十三.五兆美元。說出來你可能會嚇一跳:目前銀光經濟僅次於美國和中國,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
    
許多人在延長的中年期擔任志工、照顧者、祖父母等角色,持續對社會組織做出貢獻,包括社會層面與經濟層面。史丹福長壽中心主任蘿拉•卡斯騰森(Laura Carstensen)表示,壽命延長的一大益處,是同時有五到六代人生活在一起,長輩能夠指導、影響晚輩,好處多多。
    
這讓我忍不住想到,今日有愈來愈多上了年紀的成人可以教育培植年輕人,實在是整個社會的福氣。確實,就地理分布而言,家庭成員變得更加分散,不過現在有臉書、Skype、FaceTime、推特、Snapchat和其他許多工具協助我們保持聯繫。
    
五十歲以上的人熱愛這類科技。嬰兒潮世代有半數人使用臉書,五十歲以上的女性是臉書成長最快速的用戶群。
    
這一點我有親身感觸,當我和家人朋友相聚時,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展示子姪輩和孫子孫女的照片,談論他們的現況。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有些人想到老祖母時,心中浮現的景象是一個灰髮小個子老太太安詳的坐在搖椅上,哼著歌哄著懷中的小寶寶入睡。這幅畫面固然溫馨,但並不符合今日的現實:在美國第一次當祖父母的平均年齡是四十八歲,而且這些祖父母所做的事遠遠超出坐在搖椅上含飴弄孫。他們支付孫輩的大學學費,為他們買車子和衣服,帶他們看電影、上館子或是去度假。目前與祖父母同住的孫輩有將近六百萬人,二○○九年,祖父母輩的消費金額將近五百二十億美元(想想看,這些錢有多少是用在寵壞孫子孫女上啊!)。

請問一下,當你看到以上這些數字,想一想上面陳述的事實,你還會說老化只代表衰退與挑戰嗎?還會認為老人僅是社會的負擔嗎?令人沮喪的是,政府部門中有很多人認為,這些經濟活動產值超過七兆美元的一億零六百萬人的需求是財政重擔,是我們負擔不起的成本。然而在私部門,有愈來愈多企業開始看到銀髮族的莫大商機。

在人生下半場貢獻所長

​我們這些五十歲以上的人正在探索新的可能性,尋求新機會去成長、學習與發現,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專注於生活而不只是變老這件事,也就是說,我們不會只把目光放在我們需要什麼,同時也會注重我們想要什麼。我們不再是為工作而活,而是為了生活而工作。我們不再計劃度過十到十五年傳統的退休生活,取而代之的是期待度過三、四十年以上充實豐富的人生。

研究顯示員工生產力可能隨著年齡增加,主要歸功於經驗和工作年資。在很多情況下,五十歲以上的人和年輕人一樣有生產力,或者甚至超越經驗沒那麼豐富的年輕員工。事實上,密西根大學研究了熟齡勞工對經濟和技術發展的貢獻,結果發現隨著勞動力的平均年齡增加,整體生產力更高。

身為五十歲以上的勞工,我們為工作團隊帶來許多益處,並且在許多不同方面創造價值。我們的價值包括展現出今日經濟體系中備受青睞的特質,像是經驗、成熟和專業、敬業、忠誠、可靠、知識和理解力,以及輔導他人的能力。我們的情緒也比年輕員工更穩定,比較少流露負面情緒,更能應對緊張情境,更善於合作。還有,我們不像年輕員工那樣動不動離職,因而省下了員工流失可能耗費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我們正在經歷的人口高齡化結構變遷為企業組織帶來新的機會,可以利用熟齡族群的經驗與智慧,搭配年輕人的數位知能和想像力。對熟齡勞工來說這也是個機會,可以思考如何在延長的中年期善加活用經驗,投入工作。我們開始看到企業組織中有四代人並肩工作。年輕人和熟齡者需要發展出互相學習的文化,尊重每個人對工作的貢獻。

找出這些問題的解決之道不只是為了熟齡勞工,而是對所有勞工來說都很重要。工作是支持我們度過更長壽命的重要經濟來源,也是持續對社會做出貢獻的重要方式,所以有必要擴充工作選項,讓想要或需要繼續工作的所有人都能有所選擇。

我們所知的工作模式已走到盡頭。在傳統退休年齡之後選擇繼續工作的人數增加提醒了我們,這未必是件壞事。透過顛覆工作模式,我們將能活用經驗工作到老,並且找到一生中最有意義的任務。

熟年的四大自由

羅斯福總統曾經提出人民的四大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直到今日依然擲地有聲。我效法他提出「熟年的四大自由」,藉此勾勒出熟年生活新願景,鼓勵大家顛覆年齡,使願景化為現實。

一、選擇的自由:能夠選擇想要的生活方式以及想要住在哪裡。人各有所好,絕對沒有哪個方案能夠同時滿足所有人。不論你是想要過傳統的退休享清福日子,還是想過積極活躍的生活,應該都要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

二、賺錢的自由:在我們大部分人成長的過程中,「退休」的一大特色是享有「不工作的自由」。今日延長的中年期的一項重要主張則是「工作的自由」。很多人想要或需要繼續賺錢維生,我們也希望透過所從事的工作對社會產生影響。要實現這個目標,需要重新思考工作的意義與型態,破除社會和體制障礙。

三、學習的自由:世界變得太快,新技術、溝通傳訊的新方法、資訊接收與處理的新方式,在在使人眼花撩亂,難以跟上。想要在延長的中年期以及之後的人生中持續積極參與社會,貢獻一己之力,就必須持續學習。想要繼續工作,也必須持續學習,讓工作技能跟上時代腳步。

四、追求幸福的自由:找出人生目標、實現人生使命,將能使我們獲得幸福。更長的壽命讓我們有絕佳的機會成為我們一直想要成為的人。我們不必再繼續背負許多日常的壓力,這些壓力在追求職涯發展和養兒育女的一路上,不斷消耗我們的心力。很多人利用延長的中年期內省,致力找出人生目標並加以實現。

「自由不是被給予的,而是爭取得來的。」為了贏得熟年的四大自由,我們必須齊心協力,創造出讓我們能夠取得所需照護、資訊和服務的社會,才能過著獨立、有尊嚴而且更健康的生活,在這個社會中,人人享有與更長壽命匹配的財務資源與機會,年長者被視為社會不可或缺的重要資產。

【書籍資訊】
摘自
50+好好:顛覆年齡新主張
數位編輯整理:王碧欣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