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由人類帶來的第六次大滅絕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7.11.1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第六次大滅絕
我們之前的世界是什麼模樣?我們未來又將留下什麼樣的世界?本書作者寇柏特試圖追查的,是一場正在進行中的...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由人類帶來的第六次大滅絕


圖片來源:美國波士頓生物學家施奈德(Daniel Schneider)近日上傳北非白犀牛蘇丹(Sudan)的照片。(圖取自推特

生存遊戲的規則改變了

阿羅伊(John Alroy)是美國古生物學家,目前任職於澳洲麥覺理大學,他已經花了很多時間思考這個問題,認為這是一個數學問題。「就繁殖率來說,非常大型的哺乳類其實活在危險邊緣,」阿羅伊告訴我:「舉例來說,大象的懷孕期為22個月。大象不會生雙胞胎,而且牠們要到十幾歲才開始繁殖。這些對於牠們繁殖有多快是很大很大的限制,即使一切都很順利。大象之所以能夠存在,完全是因為一旦動物體型大到某個程度,牠們就不會被捕食。牠們不再容易受到攻擊。以繁殖這方面來說,卻對牠們很不利⋯⋯不過,以避免捕食者這方面來說,這倒是很大的優勢。可是當人類一出現,此優勢便蕩然無存。因為無論動物體型有多大,我們人類對於能吃的東西一向來者不拒。」

此乃另一個實例,再次顯現了:幾百萬年來都行得通的妥之道,突然間卻行不通了。如同V 型筆石、菊石或恐龍,巨
型動物並沒有做錯任何事;只不過是人類出現,「生存遊戲的規則」改變罷了。

阿羅伊曾利用電腦模擬來測試「殘殺無度」的假設。他發現,人類可能並沒有在巨型動物身上花費太大功夫。「如果已經有某一物種可提供所謂的『可持續收成』(sustainable harvest),則其餘物種就算滅絕,人類也不會餓死,」阿羅伊指出。例如在北美洲,白尾鹿具有相當高的繁殖率,因此就算猛獁象的數量減少,白尾鹿數量也許仍然很充足:「猛獁象變成一種奢侈食物,你只能偶爾享用,就像是大松露一樣。」

阿羅伊針對北美洲進行模擬時,他發現,即使人類的初始人口很少(約一百人左右),在一、二千年的過程中,便可能倍增到足以解釋紀錄上幾乎所有的滅絕現象。這甚至是在假設人類只是「差強人意的獵人」情況下,所得出的結果。人類只需要伺機而行,每隔一段時間射殺一頭猛獁象或一隻巨型地懶,且保持這樣幾個世紀就夠了。這樣便足以迫使繁殖緩慢的物種族群開始減少,最終一路降到零。

強森針對澳洲進行類似的模擬,也得出類似的結果:假如每十個獵人一年只殺死一隻雙門齒獸,大概不到七百年,方圓幾百公里之內將找不到半隻雙門齒獸。由於澳洲不同地區被捕獵的時期可能不一樣,強森估計,整個大陸範圍的滅絕要花上幾千年。

對殺戮無感

從地球史的角度來看,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實際上根本不算什麼。然而,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卻極為漫長。對於牽涉其中的人類來說,巨型動物的減少,緩慢到根本察覺不出來。他們不可能知道,幾個世紀之前,猛獁象及雙門齒獸曾經普遍得多。阿羅伊曾形容巨型動物的滅絕為「地質上瞬間發生的生態浩劫,卻緩慢到令引發它的人類渾然未覺。」他寫道,這表明人類「能夠迫使幾乎任何大型哺乳類滅亡,儘管他們也能夠竭盡全力,保證牠們不會滅亡。」

一般認為人類世開始於工業革命,或甚至更晚,開始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人口爆炸。根據此說法,隨著現代科技的引進(渦輪機、鐵路、電鋸⋯⋯),人類才成為改變世界的主力。但巨型動物的滅絕,表明情況並非如此。在人類出現之前,個頭大、繁殖慢是相當成功的對策,且超大型生物曾經主宰地球。後來,在相當於地質時間的一剎那,此對策卻使牠們變成輸家。

現今情況依然如此,這就是為何大象、熊與大型貓科動物會處於極大的困境,以及為何蘇吉會成為世界上碩果僅存的其中一隻蘇門答臘犀牛。同時,消滅巨型動物不只是消滅巨型動物;至少在澳洲,這也掀起了一場生態骨牌效應,進而使地景改變。

雖然想像「從前人類與大自然曾經和諧共存」或許很美好,但是否真的如此,沒人說得清楚。

【書籍資訊】
摘自第六次大滅絕
第六次大滅絕
數位編輯整理:朱玉瑩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