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十三歲,悲慘的年紀,一點也不美好(2/2)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8.21
收藏文章 0

十三歲,悲慘的年紀,一點也不美好(2/2)


前文...十三歲,悲慘的年紀,一點也不美好(1/2)

親戚

「傑森得了奚爾福與伍斯特郡圖書館新詩獎。」媽說:「對不對啊,傑森?」

「我不寫不行啊,」羞赧讓我耳垂燙得像火在燒,我的目光沒地方擺,只能看著眼前的菜餚,「是英文課寫的。我不― 」

「我不清楚利佩特思小姐會把詩送去參賽。」

「別太謙虛了!」愛麗斯姨媽嚷著。

「傑森得到一本很棒的字典當獎品,」媽說:「對不對,傑森?」

討厭鬼亞歷克斯躲在大人的雷達底下暗暗發射諷刺的火箭,「我很想聽聽你的詩,傑森。」

「沒辦法。我的習作簿不在家裡。」

「真可惜。」

「《馬爾文報》刊出了得獎作品,」媽說:「還登了傑森的大頭照呢!我們吃完飯後再找出來。」

「詩人啊,」布萊安姨父咂咂嘴唇,「我聽說,都從巴黎那些名聲不佳的女人身上得到不名譽的病,死在塞納河邊的低級舞廳裡。這種人生計畫還真不賴喔?」

「這蝦很好吃耶,赫蓮娜。」愛麗斯姨媽說。

「是新鮮的,邁可,向魚販買的。」

「噢,我不知道現在還有魚販。」

亞歷克斯又提起新詩獎的事,「至少告訴我們你的詩寫的是什麼吧,傑森。春天的花?還是情詩?」

「你不會有多大興趣的啦,亞歷克斯,」茱莉雅說:「傑森的作品不像『天蠍』樂團的歌那麼含蓄成熟。」

雨果嗆了一口,為了惹惱亞歷克斯,也為了讓我知道他站在誰那邊。我好感激茱莉雅,簡直想親她一下。幾乎啦。

「有那麼好笑嗎?」亞歷克斯對雨果說。

「別沉著臉嘛,亞歷克斯,這有損你的英俊外貌。」

「孩子們。」愛麗斯姨媽警告說。

雨果說他只要「一小匙」火燒冰淇淋布丁,媽切給他一大塊,和給爸的分量差不多。「吃吧,大家,趁冰淇淋還沒融化!」

吃完第一匙之後,愛麗斯姨媽說:「世界第一!」

爸說:「非常好吃,赫蓮娜。」

布萊安姨父給爸的杯子倒了一大杯酒,然後添滿自己的杯子,對著我姊姊舉杯:「我還是搞不懂,像你這麼聰明的年輕小姐,怎麼會不以兩大巨頭做為目標呢?在里奇蒙的大學預科學校裡,我不蓋你,不是牛津,就是劍橋,夙夜匪懈啊,對不,亞歷克斯?」

亞歷克斯頭抬高十度,維持僅僅四分之一秒的時間,表示:對。

「夙夜匪懈。」雨果極其嚴肅的說。

「我們的職涯顧問,」茱莉雅用湯匙挖起一瓢冰淇淋,「威廉斯先生,有個朋友在倫敦的法學會工作,他說如果我想專攻環境法,那麼愛丁堡和德倫是很好的選擇― 」

「我先說聲對不起,」布萊安姨父像柔道手那樣,對著空氣劈手,「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是這個威廉斯先生應該要被塗上焦油,黏滿羽毛,綁在騾子上!重要的不是你在學校裡學到什麼,而是……」布萊安姨父的臉漲得好紅,「你能建立的人脈!你只有在牛津劍橋才能和未來的菁英建立人脈。我就是因為有學校的人脈,我才能在十年前成為合夥人。邁可……赫蓮娜!你們不會坐視自己的大女兒浪費天分在什麼窮鄉僻壤的大學吧?」

茱莉雅氣得臉色陰沉。

(這種時候我通常會溜到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媽說:「愛丁堡和德倫的評價很不錯啊。」

「當然,」布萊安姨父幾乎已經尖著嗓子吼叫了,「『這是市面上最好的嗎?』答案是:『簡直活見鬼!』對平庸之輩來說是很好,但是他們能鞭策最優秀、最有能力的人力爭上游嗎?他們在乎個屁!」

愛麗斯姨媽把手搭在布萊安姨父臂上,「布萊安,我想......」

「談到攸關外甥女前途的大問題,可別想用一句『布萊安,我想』打發我!腦筋好得可以上牛津劍橋的人,為什麼會把目標訂在『輸』格蘭,我完全無法理解!」布萊安姨父匆匆一口飲盡杯裡的酒,「除非― 」在三秒之內,姨父的表情從激憤變成曖昧好奇,「呃,嗯― 除非你沒告訴我們,你認識了一匹掛著毛皮袋的蘇格蘭年輕種馬?」

「布萊安― 」

「別擔心,愛麗斯姨媽,」茱莉雅微笑說:「布萊安姨父知道我寧可發生連環車禍,也不想和他討論我的私人生活。我打算到愛丁堡念法律,未來的每一個布萊安.廉柏想經營自己的人脈,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雨果舉杯敬她,「說得好,茱莉雅!」

「哈,」布萊安姨父發出洩了氣似的笑聲,「你在法律界肯定大有可為啊,小姐,雖然你堅持要上二流大學。你完全掌握了說話不打結的技巧啊。」

「能贏得您的認可,真是太棒了,布萊安姨父。」

一陣尷尬的沉默。

「哇噢!」布萊安姨父語帶諷刺的說:「她可是一點虧都不吃啊!」

「有塊芹菜沾在您的下巴,布萊安姨父。」

摘自《黑天鵝綠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Keoni Cabral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