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做了官,千萬別忘記窮人!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12.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江山勿留後人愁
耕耘《聯合報》副刊「感時篇」專欄長達二十七年(1987-2014)的張作錦先生,以憂國憂民的筆觸省思...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書到通知我

做了官,千萬別忘記窮人!


念好了書,千萬不要忘記窮人

這是武訓留下的「校訓」。希望「貧戶」出身的政治人物,少標榜自己「過去的貧窮」,多想想千萬人「現在的貧窮」。

台灣的「教師節」是九月二十八日,大陸則定在九月十日。節日那天,兩岸學校大概都在禮堂集會紀念。禮堂牆上懸掛著各自的校訓,如「親愛精誠」、「厚德載物」等等。這些勗勉惕勵的文字都很有意義,但另有一句「校訓」最令我難忘,是武訓留下的。

武訓,清末山東堂邑人,幼孤貧,晝行乞,夜績麻,漸有積蓄。自恨未能讀書識字,就建「義學」四所,招寒門子弟就讀,自己仍行乞如故。他對來上學的孩子們說:「你們念好了書,千萬不要忘記窮人!」我認為這句話是最好的「校訓」。

怎樣才算「念好了書」?讀書貴在「致用」,若能以所學服務大眾,應該就是「念好了書」。

中國有句老話「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今人多鄙薄之。其實這句話有它的歷史背景。從隋唐到清末,科舉制度實行了一千多年。一個人若想有助國家、服務社會,就得走科舉取士之路。孫中山雖然勉勵世人「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但他把臨時大總統的職位讓給袁世凱,袁就暗殺國會領袖,要當獨裁者,孫只好再來「二次革命」。所以,愈是位高權重的人,愈應被視為「念好了書」的人,也愈有機會造福人群,他們就愈不可忘記窮人。

窮人與非窮人哪一類人多呢?聯合國二○○五年九月初發布的《二○○五年人類發展報告》指出,全球最富有的五百人收入總和,大約為四億一千六百萬最窮人收入的總和。有二十五億人每天依靠不到兩美元度日,這些人占世界人口百分之四十,他們的收入只占全球總額的百分之五。

中國著名的農村改革家和教育家晏陽初曾說:「窮人和窮國得到滿足,富人和富國才有安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也說過:「人類只要存在貧窮,就無真正和平可言。」

今天世界的擾攘不安,豈是無因?

在全球貧富差距如此懸殊的情況下,中國大陸和台灣又如何?

上述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說,大陸過去二十年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人均收入翻了三倍。但是地區發展極不平衡,上海的發展指數相當於歐洲的葡萄牙,而貴州只等同於非洲的納米比亞。這顯示大陸高速經濟成長的果實,未能被各地方和各階層人民所共享。

大陸國家統計局最近公布的數字,更證明了這項事實:大陸最富裕的百分之十人口占有了全國財富的百分之四十五;而最貧窮百分之十人口所占有的財富僅為百分之一點四。財政部透露,銀行百分之六十的存款掌握在百分之十存戶的手裡。

共產黨靠工人和農民支持起家,現在生活最悲苦的卻正是這兩種人。以礦工為例,他們為了衣食,不安全的礦坑也得冒險下去,災變迭生,動輒死亡數十數百人。

農村凋敝,農民紛到都市打零工謀生,工資菲薄,且常被雇主和工頭剝削拖欠。農民工在城裡沒戶口、沒住處,孩子無法上學。

比起大陸,台灣似亦不遑多讓。蔣經國主政時代,國民高低所得差距為四到五倍,近十年來從七點一一倍擴大到十一點六七倍。高所得者平均年收入超過一百七十萬,低者一年只有十四萬。而有均富作用的賦稅制度卻愈來愈傾向有錢人,受薪階級負擔了國家百分之七十的稅負,全球罕見。

加上近年台灣經濟衰退,失業率高,窮人的日子過不下去,乃興起三種風潮—擺攤潮、自殺潮和搶劫潮。

貧富過度懸殊,是社會混亂甚至動亂的根源。大陸執政當局不久前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的號召。能做到多少,要等著瞧,但總是顯示他們對社會「不和諧」有了警覺。台灣呢?除了為選舉而亂開支票、在國內外亂花錢,朝野漫無章法的吵打之外,做了些什麼事來因應社會日益兩極化的危機?

某些政治人物動輒提到自己的出身是「三級貧戶之子」,富貴而不忘本,如果不是出於炫耀,未嘗不是一種美德;但「達則兼善天下」,當晉身國家領導階層,他們真正應該時時想到的,不是自己「過去的貧窮」,而是其他千千萬萬貧戶之子和貧戶「現在的貧窮」。

當代人「念好了書」,固然會有人願做官,有人可不一定要做官,所以武訓那句「校訓」應可改動一下:「你們做了官,千萬別忘記窮人!」

(二○○五年九月二十九日《聯合報》)

摘自《江山勿留後人愁》
Photo:Douglas Scortegagna,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