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睡覺,能舒緩情緒讓心情變好?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05.1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為什麼要睡覺?
睡眠與做夢的功能,超乎想像:.學習之前的睡眠,幫助腦準備形成新記憶;學習之後的睡眠,可以鞏固記憶、避...
定價 460
優惠價 85折,391
$460 85$391
加入購物車

睡覺,能舒緩情緒讓心情變好?


圖片來源:pixabay

夢,舒緩你的傷痛

俗話說「時間會治癒所有傷痛」,幾年前,我決定以科學方式檢驗這個古老的智慧,看看這份修復力是否真的存在。或許治癒所有傷痛的並不是時間,而是花在做夢的睡眠時間。

那時我正在發展一個理論,根據的是快速動眼睡眠時的腦部活動和腦神經化學的結合模式。這個理論會帶來一項特定的預測:快速動眼睡眠時的夢提供了某種形式的夜間治療。也就是說,對於你一天之中經驗到的痛苦,甚至具傷害性的情緒事件,夜裡快速動眼睡眠時做的夢會把其中令人刺痛的部分剔除,於是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情緒得到解緩。

這個理論的核心,是腦中化學組成在快速動眼睡眠時發生的驚人改變。有一種與壓力相關的重要化學物質:正腎上腺素(noradrenaline),在我們進入做夢狀態時會完全停止釋放。

事實上,一天二十四小時中,只有在快速動眼睡眠時,我們腦中才完全沒有這種刺激焦慮的分子。正腎上腺素又稱為去甲基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它之於腦,就相當於腎上腺素(adrenaline)之於身體,相信你也熟悉腎上腺素作用的感覺。

先前的磁振造影研究已經確認,在我們做夢的快速動眼睡眠期間,腦中與情緒和記憶相關的重要構造會重新活躍起來,包括杏仁體、皮質中與情緒相關的區域,以及主要的記憶中心:海馬迴。這不僅暗示做夢時可能進行情緒記憶處理過程,而且現在我們還了解到,情緒記憶的重新活躍,是發生在腦中重要壓力化學物質淨空的狀態下。

因此我猜想,在快速動眼睡眠時,腦是否在這種神經化學上的風平浪靜狀態(正腎上腺素濃度低),也就是「安全」的夢中環境理,重新處理令人不快的記憶經驗與主題。快速動眼睡眠的做夢狀態,會不會是設計完美的夜間舒緩藥膏,用來撫平我們每天生活中尖銳的情緒稜角?

從所有神經生物學和神經生理學的線索來看,似乎是如此。如此一來,我們醒來時,對於前一天或前幾天的不快事件,情緒應該會感到比較緩和。以上就是夢的夜間治療理論。

這個理論假定快速動眼睡眠時做的夢會達成兩個關鍵目標:

一、睡眠會「記住」那些明顯而重要的經驗的細節,與既存知識整合,放入自傳式景觀中;二、睡眠也會「忘記」,或說是消除內心深處先前包裹在記憶外的痛苦情緒負荷。

如果這種推論是正確的,則表示做夢狀態會支持一種內省式的生命回顧,達到療癒的最終效果。

回想你的童年,試著找出其中最強烈的記憶。你會發現,這類記憶在本質上幾乎都是與情緒相關的:或許是某次和雙親分離的恐懼,或在路上幾乎被車撞的可怕經驗。

然而,你也會發現,在回想這些詳細記憶時,並沒有伴隨著與事件發生當時同樣程度的情緒。你沒有忘掉那些事件,但已經卸掉其中的情緒負荷,或至少卸掉了一大半。

你可以精確的再訪那些記憶,但與事件發生當時同樣深刻的內心反應,並不會隨之再度湧現。*這個理論主張:我們要感謝快速動眼睡眠時所做的夢,因為它把情緒從經驗中舒緩消解了。通過夢在夜間的治療工作,快速動眼睡眠展現了優雅的技巧,把情緒果皮從資訊豐富的果肉外剝除。

* 有一個例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我們會在本章稍後討論。

因此我們可以學習、回想重要的生命事件,而不用被事件當初痛苦的情緒包袱所拖累。確實,我的主張是,如果快速動眼睡眠沒有進行這樣的工作,我們全都會被困在自傳式記憶網路的長期焦慮中。

每次我們回憶某個重要事件,不只會記起細節,還會重新經歷同樣充滿壓力的情緒負荷。基於獨特的腦部活動與神經化學成分,快速動眼睡眠的做夢時期幫助我們避免這種情況。

這是理論和預測;接下來則是實驗,實驗結果將踏出支持或否定理論和預測的第一步。

撫平傷痛的並不是時間,而是花在做夢的睡眠時間

我們召集了一群健康的年輕人,隨機分成兩組。兩組人都在磁振造影掃描儀裡觀看一系列帶有情緒的圖片,同時我們測量他們腦部的情緒反應。十二小時後,讓他們回到磁振造影掃描儀內,再次觀看同樣的情緒圖片,在他們重溫圖片時,我們再一次測量他們腦部的情緒反應。

做夢是一種夜間治療

而在這兩次測量時,這些人要為自己對圖片感到的情緒強度給予評分。然而,這兩組間重要的差異是,一半的人在早上先看圖片,到晚上再看一次圖片,兩次之間維持醒著的狀態。

另一半的人則在晚上第一次觀看圖片,睡過一整晚後,第二天早上再看一次圖片。透過這個方法,無論中間是否穿插一夜睡眠,我們對兩組人都可以得到磁振造影掃描儀測量的客觀腦部活動,以及他們自己對同樣經驗的主觀感受。

在兩次觀看之間睡過一覺的人,認為自己再次觀看同樣圖片時,情緒強度明顯降低,而且磁振造影掃描儀獲得的結果,顯示杏仁體(也就是腦中產生痛苦感覺的情緒中心)的反應也有大幅度的顯著降低。尤有甚者,腦中理性的前額葉皮質在睡眠後也參與進來,為情緒反應提供煞車作用。

相對的,在一天之中維持清醒,沒有機會睡覺並消化那些感覺的人,再次測試時,沒有表現出情緒反應的緩解。與第一次觀看比起來,他們深層情緒腦區的反應會維持同樣強烈的負面程度(如果沒有更強的話),而主觀報告也顯示,再次觀看時的痛苦感覺,強烈程度差不多。

由於我們也記錄了這些人在兩次測試中間的睡眠,因此可以回答一個後續問題:一個人的睡眠類型或品質,是否有什麼特質可以預測他們第二天緩解情緒的效果有多成功?

如同理論的預測,快速動眼睡眠的做夢狀態,以及反應出夢中腦內壓力化學物質降低的特定電活動模式,決定了每個人夜間治療的成功程度。因此並非時間本身療癒了傷痛,而是花在做夢睡眠的時間提供了情緒修復。只要去睡覺,或許就會得到療癒。

【書籍資訊】
《為什麼要睡覺?》

為甚麼要睡覺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