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閱讀,因為讀書救過我的靈魂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5.2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閱讀是一輩子的事
王浩威說,閱讀救了他一命──噢!李欣頻也是這麼說的。吳寶春說,閱讀改變他的一生──咦?馬玉山也說過這...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我閱讀,因為讀書救過我的靈魂


李欣頻/受訪、蘇惠昭/採訪撰述

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知識狂,住在一間圖書分類細密的屋子裡。

我的家,基本上是一個為了書、CD、DVD和存放各式各樣資料存在的空間。一事不知,儒者之恥,我對知識的貪婪狂已經到偏執的地步。我的某個前世曾是圖書館員,所以善於整理和分類。堆在電腦桌前那兩落差不多半人高的書柱,是我正在閱讀以及希望自己必須在某一段時間內讀完的書──譬如我現在以耶穌與亞特蘭提斯為閱讀主題。

我把我的幾千本書拆成幾十個類別,再各自歸放在設計成一格一格的書櫃裡,它們包括:

自我探索、易經、靈魂學、塔羅、賽斯、克里希那穆提、奧修、佛教、占星與生命密碼、天文學、大腦學、吸引力、二○一二、時尚、飲食文學、生死學、巫術學、中醫藏醫印加醫學印度醫學、旅行總論、攝影、大陸先鋒詩、古詩詞、外星文明、廣告學、創意學、夢、網路、知識與哲學、心理學、電影、量子物理、輪迴與中國預言、愛情理論、性別、建築總論、勵志、誠品閱讀、聯合文學……

旅行總論自成一類,總論之下再以地區細分為十多個次類,以便於蒐尋和寫作。

每一本書看完之後,就會被安置到屬於它的位置。DVD亦是這樣分類。總之,族繁不及備載,分類繼續擴大中。我甚至想換一間大房子來收納書。

 

大量大量的買書、看書,而且不丟書

其實我的生活愈來愈簡單。我適量的吃,不浪費食物。一年買不到三件新衣,有些衣服縫一縫補一補可以再穿。在《變局創意學》中,我寫了一篇〈向貧民學習孑然一身的最低生活需求〉:

……正因為我們處在變動中,所以包袱愈少愈好。

……我們不必等災難發生才開始學「放下」,只要利用每晚睡覺前五到十分鐘,觀想自己身外的人事物一一幻滅消失,只剩下自己這只軀體時,靈魂裡還留下什麼?

……想知道自己有沒有安全感?打開你家的冰箱就知道了,如果屯積過量的食物,就表示需要重新調整安全感不足的心態。

就如同《攻頂》這本書啟發我的,我們登山時,不可能把所有東西都背在身上,背包就這麼大,只能放進必需的物品,「生活所需被壓縮成一只重量僅五十磅的背包」。

對我來說,書就是必需品。讀書的最高境界為丟書、無書,因為放眼望去天地間無一不是無字之書。然而丟書無書,如此境界必須歷經幾生幾世的努力才能夠到達。

我大量大量的買書、看書,而且不丟書,每兩星期大約花費一萬多元在博客來、誠網,在亞馬遜,從不手軟也從不比價。和《十四堂人生創意課》一樣,我寫《變局創意學》,背後也是上百本書和上百部電影的吸收、消化與再釋出。這是書寫最大的意義,是分享的樂趣,也是我甜蜜的使命。為了書寫,每一本書我都必須重看,取其菁華,相互參照。絕大部分書要在看第二遍、第三遍時才會發現之前忽略或錯過的,甚至是最關鍵的部分。

書寫是為了分享,只閱讀而不整理以及與人分享,我深覺是一種罪惡。書寫是閱讀的完成。

我一天至少讀一本書,最多的時候,一天可以讀到五本,這還不是紀錄,據我所知,有人可以一天讀二十本。當閱讀累積到一定的量,一本書屬不屬於你,通常翻讀幾頁就知道,你也很快能夠辨認出每一本書的特點,找到自己之所需。閱讀就是如此,當你讀得夠多,便理解得愈快;理解得愈快,又讀得更多,並且與原來的知識系統連結。不過小說除外,它需要一段不被干擾的時間,最適合在飛機上閱讀。

有些書只要讀關鍵的部分,像量子力學的《優雅的宇宙》,數理的部分我會跳過,只讀觀念,再與其他同類型的書對照與串連。

我享受買書、讀書的樂趣,這一點也不構成壓力,時間也不成問題,連在廚房烤麵包的空檔我都能看好幾頁書。唯一的痛苦,是當你想買的書買不到時,例如二○○七年重出的《聖境寓言書》,現在竟然已經消失了。這麼重要的一本書,羅蘭艾默里奇拍攝「二○一二」的源頭,無聲無息的絕跡了。

「請趕快買呀」,現在我為讀者開書單時都必須再加上一句。

對於這樣的閱讀狀態,有一次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他們直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拚命閱讀,因為讀書救過我的命

一個人為什麼對閱讀如此執著、如此拚命?

理由很簡單,因為讀書曾經救過我的命。

少年時候我很不快樂,特別在高中那一段。我反抗學校,總覺得學校給我的盡是限制,行動的限制、思想的限制、想像力的限制。我因此也跟著痛恨這個世界,卻沒有朋友可以討論,為我解除迷惑。我還蹺家逃學,是老師父母眼中的問題學生。就在想放棄生命的時候,我遇到了一位老師,甘訓賓,在高三聯考壓力下,她給我自由和絕對的支持力量。我並沒有愛看書的父母,甘老師也沒有為我開書單,但是因為她,我得以逃離讓人窒息的教科書,躲進圖書館,在那裡我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書。

有一天,我讀到赫曼赫塞的《車輪下》,這本書救了我。赫曼赫塞擺出一種戰鬥的姿勢,站在少年的立場,強烈批判當時的社會以及不人道的教育制度,而我就是那個飽受摧殘,逃離教會學校的孤獨少年漢斯。但是漢斯死了,替代我死了,我內心的暴風雨慢慢平息,平安的從車輪下逃生,一直到現在。

從此我完全明白,能夠救我、陪伴我的就是書。

很久以後我讀到《所有的巧合都是故意的》。我相信,人往往具有一種直覺,當你需要什麼時,靈魂會發出訊息,於是那個需要就恰恰好出現在面前,指引你。某一個時刻遇到某一本書絕不是意外,是注定。某一個時刻某一本書大賣,也不是偶然。

當負面思考的力量太強大,人們就需要一本淺顯易懂,用最簡單的語言講出「心想事成」的正面思考法則,《祕密》、《吸引力》類型書因此大爆熱門。不要忽略簡單的哲理,往往蘊含最驚人的力量。

於是我一路以書為伴,大學和研究所念廣告,撰寫廣告文案,出版《誠品副作用》,很目標導向的讀遍與創意相關的書,卻沒有想過有一天也會成為老師,甚至站在北京大學講壇上授課。在北大我一邊念博士一邊當老師,有一班學生為在職生,非職場中堅份子即高幹;另一班為廣告系三年級學生。第一堂課我放「祕密」影片,一段一段講解,引導他們這要如何運用到生活上、創意上,台下幾乎都被定住了,鴉雀無聲,從來沒有老師用這樣的方式上課。

 

迷失於神祕的宇宙,書就是指引光明方向的星海

自成年後我開始瘋狂的旅行,拚命的收藏,迷戀著另類醫術及魔法超能力相關的知識和紀念品,還曾經拜劉君祖學習一年《易經》。

二十八歲到三十四歲那七年,我一年至少旅行六趟,回家只為了卸下背包裡的雜貨,洗好衣服再出發。旅行是閱讀的延伸,也是貫穿我前世今生的線索,是完成自我的一片片拼圖。

但這一切在我三十五歲那年從奧修社區回來後,有了變化,我不想再到處找人問命,我想緩慢下來,開始丟舊觀念、舊人生。雖然還是渴望旅行,但想去的地方已經不一樣了,譬如想到西藏學習藏醫,到一切屬於古文明的地方,祕魯、墨西哥,或者蘊藏特殊能量的南極。

我因此開始了我的靈性修練旅程。

我去上各種心靈課程,非常昂貴,從幾萬元到好幾十萬元。這些課程,剛上完總是感覺自己變成光,充滿喜悅,一段時間後幸福感消失了,人又被拋回原點,於是便再花錢,再去上課,第一階第二階第三階,一階一階往上升,像無盡的旅程,無盡的上癮。

這是必經的過程,直到有一天,我醒了。每一個人都需要心靈課程關照自我,但課程何其昂貴?又有多少人是因為工作遇到問題才需要上課?經濟已經陷入困境,沒有理由再受剝削。

而相對於課程,書就便宜許多,一本書兩、三百元,上一堂課可以買一百本書,為什麼不買書呢?迷失於神祕的宇宙,我們都在尋找老師,書就是我們的老師。

我因此大量購買心靈類書籍,最後發現,太多不被歸類為心靈的書,其實一樣在傳達靈性的訊息,只是沒有被辨認出來,像《暮光之城》,多數人認為是吸血鬼元素的青少女羅曼史,我卻把它視為靈性小說。《失落的符號》也是,《蘇西的世界》當然更是了。

每多讀一本靈性課題的書,往內心深入一步,就與存在更接近,每一個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宗教中與自己的神連結。以我為例,我從印度教中學靜坐與呼吸,從佛教裡悟到無常和空性,從回教學可蘭經和蘇菲旋轉舞,從基督教學禱告和與神對話。我的圖書分類學也因此愈來愈細緻。

如果只想看一本靈性的入門書,目前我會推薦《這一生為何而來》。這是一本探討靈魂的入門書,特點在它的架構非常清楚,先把人類的靈魂年齡分成一到十級,再歸納出十種靈魂的類型,列出二十種人類劇本的模組,你將會知道這輩子為何而來,自己是誰,在什麼地方,應該如何努力。

我原來就喜歡整理與分類,應該說,這樣一本書就是我想要寫的書,透過整理和分類去透視靈魂……靈魂沒有好壞和高下,和年齡也無關。每一級靈魂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各有各看世界的角度。我是九級的靈魂,因為環境的變動,有時候會掉到五級,回到舊模式。五級的靈魂是最有力量的,努力推動事物前進的就是五級靈魂。十級的靈魂,是個nothing,有人生來就是十級靈魂,不慾望金錢不慾望愛情,性格穩定,自由自在無所掛礙,因此能夠接收到一些特別的訊息;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的人,每月只花一千五百元,從來不擔心錢,與他碰觸的人自然都會有所改變,我很欣賞這樣的人,一個悠閒而自由的靈魂。

讀到這樣的書,一本我想寫而已經被寫出來的書,我真的很滿足。

 

人怎麼可以不看書?

如果缺乏讀書動力,可以選擇參加讀書會。我和一群性靈相近的朋友組成一個讀書會,會員各有各的專長,譬如塔羅、星象、醫療、生命藍圖、靈魂,我是其中看過最多電影的人,但我看書的數量遠不及她們。我們相互支持,交換書訊。事實上他們每一位都比我會讀書,也是我的書單來源,不少連出版社都還未獲得訊息的新書,他們第一時間便與大家分享。

每一個人的使命不同,我的使命就是寫部落格、寫書、推薦電影,讀到好書則努力說服出版社翻譯、出版。然後再拚命開書單拜託大家看書。

我不懂為什麼大部分人都不看書。對生命沒有疑惑嗎?沒有問題要解決嗎?他們靠什麼求得智慧,以及維持智慧呢?這道理和每天都要吃飯和運動一樣。或許有某些特異人士,其智慧渾然天成,圓滿俱足,但這很容易檢驗,一個不看書的人,面對困境時會如何反應?是不是甘心為自己的遭遇負責?是不是富有愛心,願意寬恕?

只需要知道這些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政客更是不看書,不思考,又愛掉書袋。

名嘴只管拚命說話,出而不進。新聞節目成了八卦版。

而小孩都在做些什麼?上才藝班、讀教科書、拚成績、打電動、看電視。

所以我曾對學生說,請把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活動如實記錄下來,幾點幾分做什麼,看書、看電視、打電動、吃零食、發呆、哈拉、上網……,只要讀這張紀錄表,就知道你是否浪費了生命,並且清楚推斷你的未來,根本不必問算命師。有一句話說的很好:「你怎麼過一天,你就怎麼過一生。」

人要覺知。讀書是為了覺知。

透過讀書,慢慢覺知所說的話、所飄過的念頭、所行所為,一切從覺知開始,有覺知始能在黑暗中看見光,獲得智慧,進而拓展視野,從全球視野到宇宙視野,最終建立靈性視野。

我建議學生先讀《讓天賦自由》,它指引人要走向自己喜歡的路,另一方面,也會清楚自己的社會使命是什麼,這是一個層次比較高的職涯規畫,但畢竟這樣還不夠,社會使命之外,還要加上一個靈性使命,每個人都要找出自己的靈性使命。煮出一碗令人感動的麵,烤出撫慰人心的蛋糕,這也是靈性使命。

但我也會提醒,其實我開的書單,你們也不需要全部讀完,只要其中有一本書,一本書中的一句話,能影響你一輩子的,這就夠了。

讀書當然也不是唯一的覺知之道,卻是一道方便之門,最不假外求的路。

 

待完成的人生功課

我無時無刻不在閱讀,觀照念頭,但有些作家的書,此時此刻的我不能看,譬如張愛玲。

我的客廳供著一套張愛玲典藏全集,這一大套書,我曾經帶著它到北京,又從北京帶回台北,人總是把對他而言最重要的物品放在身邊。

這就是張愛玲之於我的意義。

從國中時候看三毛編劇的張愛玲半自傳電影「滾滾紅塵」開始,我就明白張愛玲將會影響到我的生命,我的蹺家逃學與此有關。看過「駭客任務」嗎?人的靈魂如程式,某一個程式會影響某一些關鍵的人,一層又一層,張愛玲就是一個特別的模組,她影響著許多敏感纖細的女性讀者與創作者。她的靈魂和文字,鍵入某種病毒,致命的蠱惑,讀著讀著很容易陷進去,一陷進去就萬劫不復。因此我不敢讀,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我的人生功課尚未完成。

還有許多書等待我看,我相信看書看到某一個臨界點,也許就不需要書了。到那一天,我的最後一世,我希望可以不再看書,不再寫書。我有我的功課,有一部醞釀五年的劇本待寫,這是我以文字為載具的,最後的人生功課,主題為靈魂密碼的破解。人生是一連串解密的過程,解到最後,就看見了神。然後攝影、繪畫、跳舞、學習樂器,我將會去做和文字無關的事。

奧修在《奧修之書》中說:「……一個準備失去的人將會得到,而一個抓住的人將會失去每一樣東西」,我準備失去。

人要往上跳躍,必須回歸到零,到無知。奧修有書以此為名:《你必須無知》。我以這樣的心念面對我的這一世、我的書房、我的書,解構我對知識的偏執。

摘自《閱讀是一輩子的事》

Photo:Garry Knight,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