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堅持,比片刻的熱情更重要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12.1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教育應該不一樣(全新增修版)
從五年前到現在,我持續感到烈火煎心的焦慮我不斷眼見著台灣面臨日益嚴峻的經濟、產業危機台灣的未來已經走...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堅持,比片刻的熱情更重要


光有天賦還不夠,更要有嚴格的紀律

賈伯斯曾經說過:「生命短暫,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陰影裡;不要被教條所惑,盲從教條等於活在別人的思考中;不要讓他人的噪音,壓過自己的心聲。最重要的,要有勇氣跟著自己的內心與直覺。求知若渴,虛心若愚。」

年輕人要清楚自己的志向,不讓他人的噪音壓過自己的心聲,往往是一條曲折離奇的路。人人天賦各異,要找到每個人「最優」的才智,是必須經過一段試誤(trial and error)的艱辛過程。

英國著名教育改革家肯.羅賓森(Ken Robinson),曾提到一種「歸屬於天命」的狀態。

他是這麼說的:「歸屬於天命,有跡可循,最明顯的就是自由與踏實的感受。當你從事自己熱愛又擅長的工作,才可能覺得活出了真實的自我,成為你理想中的自己。你覺得自己做著天生該做的事,也成為你天生該成為的人,這就是歸屬於天命的狀態。」換句話說,也就是以「最優」的方式,運用你與別人不同的特殊才智,達到天賦自由。

但我們常常提到「讓天賦自由」,我很擔心這會造成一種誤解,以為找到「天賦」就自由了,可以放羊吃草、閒散度日。

天賦,不是偷懶的藉口,沒有一個天才可以光靠天賦扶搖直上,甚至其實正好相反,天賦是由一種不得不然的熱情所驅動,你熱愛一件事,熱愛到足以打死不退,全身有一股強烈飢渴往前追尋的力量。因此,我必須強調,任何天賦都需要回到「紀律」的堅持上。

沒有紀律,就沒有永恆。

著名舞蹈改革家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就說:「一個人真正開始跳舞之前,要花十年時間學習基本功;真正的創意,其實需要技巧、紀律和訓練,天賦才能也是如此。唯有不斷訓練,才能達到最佳狀態。」

曾經拿過七次大滿貫賽冠軍的美國網球女將維納斯.威廉斯(Venus Williams),四度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單打、雙打總共擒獲四面金牌,同時是女子網壇中發球球速最快的選手(紀錄保持者),她對自己有高度自律與榮譽的要求,在一次訪問中,她對年輕人說:「再也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鞭策自己在身體上、心智上和情感上,追求更高的突破目標來得有意義。」

走一條人跡罕至的道路

天賦需要鞭策,需要有意識、有方向的操練,以追求更高的突破目標。

有時候,我得說,這種心理狀態跟生理年齡沒有必然關係,而跟你如何定義自己的生命有關。

我很欣賞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的看法:「當你有信念時就年輕,當你有疑慮時就老了;當你有自信時就年輕,當你恐懼時就老了;當你有希望時就年輕,當你絕望時就老了。」

「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錄音房,只要它收到的是美麗、希望、喜悅和勇氣的訊息,你就是年輕的;而當你的心中只是布滿悲觀與憤世嫉俗的冰雪,那麼你就將老去。而這時,就如同歌謠一般,你正漸漸消逝。」

美國名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有一首常被引用的名詩〈未曾踏足之路〉(The Road Not Taken),講的是關於生命的「抉擇」,或許正是勉勵年輕人未來的一首詩,它的最後幾句是這樣寫的: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樹林裡岔出兩條路,而我─

我選擇了人跡罕至的那條,

也造就我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想把這些詩句,送給我們的年輕人。

談到教育問題,我必須指出,最關鍵的還是在年輕人。過去那種考上好大學,就能進入大公司或公家機關工作,從此過安心穩定生活的時代,早已經結束了。年輕人不能靠別人打前鋒,自己動都不動;年輕人要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判斷,發掘自己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初衷,這樣才能激發自己無可救藥的熱忱。

當你走上他人無可取代的道路,那種追尋自己的強大飢餓感,將是你最好的老師。只要有專注和熱情,生命的火光終會帶領你,穿越人生迷霧。

江振誠的故事:只有專注和熱情,才能讓生命火光帶領你穿越迷霧

十六歲的江振誠,當時還只是淡水商工餐飲科學生,曾在亞都飯店巴黎廳當學徒,但不出四年,也就是他二十歲那年,他便破紀錄成為西華飯店法國餐廳主廚。之後,一句法文都不會的他,隻身到法國闖天下,進入米其林三星主廚Jacques & Laurent Pourcel餐廳,一天工作近二十小時。

用拚命和狂熱擦亮自己的名字

拚命和狂熱,讓法文名字André的江振誠,三十歲不到就晉升為餐廳當家主廚,管理三十五個法國廚師。一個年輕的東方人,居然可以領導向來以美食自豪、連英文都不屑出口的法國人,他的實力自不在話下。

很快地,André便成為皮耶.加尼葉(Pierre Gagnaire)、羅斯格羅斯(Michel Troisgros)以及帕斯卡.巴博(Pascal Barbot)等米其林三星傳奇大廚的得力助手。之後,他被派到東京、曼谷、新加坡、上海,為老闆羅朗.普塞爾(Laurent Pourcel)開疆闢土,建立新據點。

成為自己領域中的靈魂

二○○八年,江振誠受邀接掌新加坡地標飯店─瑞士史丹福飯店位於七十層樓高的法國餐廳,同時以自己的名字為餐廳命名「JAAN par André」。

二○○九年,新加坡慶祝四十四年國慶,André被譽為「造訪新加坡的四十四個理由」之一,同時他還被東南亞最大、最具威信的《海峽時報》評選為當年度「新加坡十大最具影響力人物」(Top1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of Singapore)。二○一○年,他在上海世界博覽會為法國館代言。

Chef André,比法國人更懂法國菜。身高近一九○公分的André,一頭短髮,配上他英挺的廚師服,一身白,有著令人難忘的炯炯目光,當他邁著步履,行走長廊,看來竟有幾分寺院僧侶的丰姿,他對藝術是有信仰的。

才一轉身,他走進以碼錶計時的廚房裡,便操起流利的英文、法文,行雲流水般指揮這個小小的王國,他是這群白衣人中最重要的靈魂,每道菜經過他的巧手,都注入截然不同的風格。

他往往弓著背,用鑷子細膩擺盤,精巧陳列;僅一個用餐時段,他得經手四百道以上的料理,堅持,完美,每一道菜就是一件藝術品。

以專注和熱情灌溉

即使現在已身為餐廳老闆,André仍一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他說:「我發現新世代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他們會希望自己做很多事情,但當你想做很多事情時,你就分心了;你那盞燈的光,就弱了、霧了。一個東西練習三十分鐘,跟你練習八個小時,當然會很不一樣。只有專注和熱情,才能讓生命火光帶領你穿越迷霧。」

堅持,比片刻的熱情更重要

二○一五年八月,他接受《天下》雜誌訪問,提到Restaurant André開幕到現在,廚房裡有過的員工,最多的是台灣人,「但現在我們的廚房裡,沒有台灣人。」

原因何在?

「台灣的年輕一代通常都是在等指令,或許可以照本宣科做得很好,但這不是我要的,」他說。其次,缺乏忍受磨練的耐心。新來的員工在整整兩個月期間,可能只磨一件事─擦盤子;甚或一道醬汁重複調製十次、百次、甚至上千次。沒有耐心,便無法支撐下去。

此外,他的餐廳全部才十八位員工,就分別來自十四個不同的國家,包括:

巴西、捷克、德國、西班牙、法國、菲律賓、韓國等。在這麼國際的團隊,一個從小來自封閉台灣的年輕人,要如何融入?如何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溝通?在在都是挑戰。

歸結來說,反應、耐性不夠,又缺乏國際觀與溝通能力,即便因為明星光環、偶像崇拜,或因一時的感動來到餐廳,這樣的熱情也很快就燒完了。

因此,江振誠問道:「熱情燒完之後還剩下什麼?你對一件事情堅持,它不是熱情,而可能是一個信念、一個執著,是對你生命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熱情燒完之後剩下什麼,那才是精髓,才是你會不會走下去的重點。」

摘自《教育應該不一樣》

教育應該不一樣(全新增修版)

Photo:Conway 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