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別怕出糗,笑著跟上網路時代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9.04.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來
活到一定年歲後,腦子不僅不管用,記憶還會唬人。決心擁抱數位時代,卻鬧得笑料一籮筐;同為知名漫畫家的丈...
定價 330
優惠價 79折,261
$330 79$261
加入購物車

別怕出糗,笑著跟上網路時代


圖片來源/pakutaso

打開臉書,忽見一行字躍入眼簾。

「此為垃圾貼文,煩請刪除。    菅直人」

為什麼菅直人要發文給我?我不記得跟他在臉書上有交流過呀?雖然我朋友認識他,但他幹嘛對我這麼好心?我又沒跟他見過面。噢,因為我是他選區的選民嘛……不對,他怎麼知道我是哪個選區的?難道個資外洩了?

腦中瞬間閃過了各種猜測,幾十秒後,我又看了那則貼文一眼,哎唷我的天,上面寫的根本是—

「此為垃圾貼文,煩請刪除。    管理人」

我自作多情,把「管理人」誤讀成「菅直人」了啦。

這幾年老花眼加上亂視愈來愈嚴重,太小的字我已經看不清楚了。特別是電腦與手機螢幕上筆畫多的漢字,我完全是靠直覺在讀,很容易出現這類啼笑皆非的誤會。

我本來就對機械沒什麼天分,所以盡量不碰社群網站跟數位產品,沒有部落格,也不玩推特跟 mixi。不過我玩臉書。

有一天,我跟幾位女性朋友聚餐,其中兩位已經五十多歲,另兩位四十多歲,年紀都不算小,但她們都有臉書。

「喂,你也開一個帳號來玩嘛。」

五十八歲的A子年紀最大,她力勸我開個帳號,理由是中高年人士比年輕人更適合玩臉書,因為我們跟人瞎混的歷史更悠久。四十五歲人妻B子也火上加油,透露了一個勁爆消息。

「真的真的!我開了臉書之後,有個高中時喜歡過的學長來加我好友,後來還見面約會接吻了!」

哎呀,居然有這麼美好的天地?我也不禁動心了。事不宜遲,隔天馬上叫女兒幫我弄了個臉書帳號,雖然我連「加好友」是什麼意思都還不清楚。

女兒也鼓勵我:「如果有不認識的人加你,你不要按『確認』就好了,這樣你也可以玩臉書,沒問題的。」

不出所料,一開始果然無比的茫然。有時來加好友的人剛好跟朋友同名同姓,我迷迷糊糊就加了。有時只是想看一下別人叫什麼名字,不小心手滑就送出了「交友申請」。不知不覺中,完全不認識的「臉友」愈來愈多。

「不好意思,可是我不跟漫畫家做臉友耶。」

也曾被漫畫編輯這樣拒絕過,可見得不是只要在現實世界中認識,大家都想跟你當「臉友」。

就這麼在失敗中學習,臉書帳號已經開了一年,我也逐漸習慣,只是還沒跟以前暗戀的學長重逢、接吻,是說……我這輩子也沒暗戀過學長就是了。

但這一年來我倒是真的在臉書上跟許多三、四十年前的朋友相認。原本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再聯絡的小學同窗,也從日本各地找到我,傳來訊息。二十幾歲剛出道時常玩在一起的朋友,也重新聯絡上了。

「還好開了臉書,以前還怕到不敢用呢……」

我不禁佩服起社群網站的威力。現在這時代,每天都有新介面、新的社群網站出現,對中高年人士來說,到底對這些新事物該吸收到什麼程度,又該嫻熟到哪個地步?

「我超過五十歲以後,就不想學新東西了。」這麼宣稱的正是我家外子。

他言出必行,還真的沒有半台桌上電腦、iPod 或3D藍光播放器,有事要跟人聯絡就用傳真,聽音樂則放CD。獨獨只有行動電話改成了智慧型手機,真是個謎哪。

「這可以語音輸入很方便,有什麼想去的店,一下就查得到。」

看來好像是用智慧型手機彌補沒法使用電腦搜尋的遺憾。

但是他對著手機大喊「港區!紅酒吧!」的那副模樣,還真讓人不敢恭維。幸好他本人似乎也察覺到了,沒幾天就拋棄了語音搜尋,還不斷抱怨:「以前那種折疊式的手機還比較好用,這種一下子就沒電了,鈴聲又那麼小,智慧型手機笨死了!」

就這樣,有一天他說:「我要出門旅行,得去書局買一本時刻表才行。」

我一臉詫異,他趕緊改口。「哦,不是去書局買,是去車站的小賣店買吧?」

我說:「不是啦,你用手機查就可以了,查轉乘資訊就知道電車時刻啦。」
「……」

未料他一語不發扭頭就走了。我望著他出門上工的背影,忽然想起,對了,這個人說過他五十歲以後就不要再學新東西了耶。該不會是不知道怎麼用手機查轉乘資訊吧……?

我看我就好心一點,問一下他的目的地跟搭車時間,來幫他查好了。

沒想到他回家時春風滿面。「不用買時刻表了。」

咦,該不會已經學會怎麼用手機查了吧?「我在辦公室的抽屜裡找到一張以前從車站拿的時刻表,那就夠用了。」結果到頭來,還是仰賴印在紙上的時刻表呀。

直到現在,外子還把去市中心照相館請人將數位相機裡的照片輸出,稱為「洗」照片。我真是不知道該從哪裡糾正他。原本以為我比他好多了,沒想到……。

去年有一天,我臨時急需一張美容院的室內照片當成漫畫參考,於是打電話去外子的工作室商量。

「我認識這附近的美容院,我請他們讓我拍張照片,然後叫助手傳給你。」

他工作室的年輕助手很習慣用 email 傳照片。過了一會兒,助手用 email 傳給我美容院的室內照,但我打不開。他很貼心地用網路上的免費大量檔案分享服務寄給我,但我無論如何就是開不了。

「不行,我還是打不開。」我打電話給傳檔案給我的助手。

「你在檔名『美容院』的那個檔案上按一下右鍵,就可以下載了。」

「我沒看到那個檔名啊。只有什麼『立刻加入會員!』和『更優質的付費服務』。」

「那些都是宣傳,不用管。好奇怪喔,我明明用可以傳大量檔案的線上分享寄過去的呀……。」

我也不斷搜尋螢幕畫面,但那些密密麻麻、紅紅藍藍又一堆色彩的大字裡,就是沒有「美容院」這三個字。就在這時……

「啊──!」

我找到啦!就在畫面正中央下方有個小小的「美容院 zip」,字體大概只有「付費會員」的四分之一吧。那幾個文字底下,真的標示了「下載」兩字。我還以為那是一家名為「zip」的美容院廣告,因此沒當一回事,結果 zip 原來是壓縮檔或檔案格式的意思呀?

好不容易搞清楚狀況的我,終於把檔案下載完畢。這一路以來真是不曉得犯了多少笑掉人家大牙的低級錯誤,但我還是勇於嘗試新介面。要不要嘗試的標準,在於「使用這東西的人,有沒有超過社會上的七成以上」。

當初我把手機從PHS換成行動電話,也是因為這社會已有超過七成的人使用行動電話。把電視從舊款換成能因應數位訊號的超薄螢幕,也是在電視全面改成數位接收前。

最近報紙報導,智慧型手機的出貨量已超過一般手機的六成,現在還在用所謂智障手機的我,看來再不久也要改用智慧型手機囉。

【書籍資訊】
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來

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來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