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農業革命是史上最大騙局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6.09.21
收藏文章 0

農業革命是史上最大騙局


有些學者曾宣稱農業革命是人類的大躍進,是由人類腦力所推動的進步故事。他們說演化讓人愈來愈聰明,於是解開了大自然的祕密,於是能夠馴化綿羊、種植小麥。等到這件事發生,人類就開開心心的放棄了狩獵採集的艱苦、危險、簡陋,安定下來,享受農民愉快而飽足的生活。

但這故事只是幻想,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人類愈來愈聰明。早在農業革命之前,採集者就已經對大自然的祕密瞭然於心,畢竟為了活命,他們不得不非常瞭解自己所獵殺的動物、所採集的食物。農業革命所帶來的,非但不是輕鬆生活的新時代,反而讓農民過著比採集者更辛苦、更不滿足的生活。狩獵採集者的生活其實更為豐富多變,也比較少碰上飢餓和疾病的威脅。確實,農業革命讓人類的食物總量增加,但量的增加並不代表吃得更好、過得更悠閒,反而只是造成人口爆炸,而且產生一群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的菁英份子。普遍來說,農民的工作要比採集者更辛苦,而且到頭來的飲食還要更糟。農業革命可說是史上最大的一椿騙局。

誰該負責?這背後的主謀,既不是國王、不是牧師,也不是商人。真正的主嫌,就是那極少數的植物物種,其中包括小麥、稻米和馬鈴薯。人類以為自己馴化了植物,但其實是植物馴化了智人。

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

我們應該換個角度,用小麥的觀點來看看農業革命這件事。在一萬年前,小麥也不過就是許多野草當中的一種,只出現在中東很小的一個地區。但就在短短一千年內,小麥突然就傳遍了世界各地。生存和繁衍,正是演化成功與否的基本標準。根據這個標準,小麥可說是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以北美大平原為例,一萬年前完全沒有小麥的身影,但現在卻有大片麥田波浪起伏,幾百公里內完全沒有其他植物。小麥在全球總共占據大約225萬平方公里的地表面積,幾乎有英國的十倍大小。究竟,這種野草是怎麼從無足輕重,變成無所不在?

小麥的祕訣就在於操縱智人、為其所用。智人原本憑藉狩獵和採集,過著頗為舒適的生活,直到大約一萬年前,才開始投入愈來愈多的精力來培育小麥。而在接下來的幾千年間,全球許多地方的人類都開始種起小麥,從早到晚只忙這件事,就已經焦頭爛額。

種小麥可並不容易,照顧起來處處麻煩。首先,小麥不喜歡大小石頭,所以智人得把田地裡的石頭撿乾淨、搬出去,搞得腰痠背痛。第二,小麥不喜歡與其他植物分享空間、水和養分,所以我們看到男男女女在烈日下整天除草。第三,小麥會得病,所以智人得幫忙驅蟲防病。第四,不論是蝗蟲還是兔子,都不排斥飽嘗一頓小麥大餐,但小麥完全無力抵抗,所以農民又不得不守衛保護。最後,小麥會渴,所以人類得從湧泉或溪流,大老遠把水運來,為它止渴;小麥也會餓,所以智人甚至得蒐集動物糞便,用來滋養小麥生長的土地。

智人的身體演化目的,並不是為了從事這些活動,我們適應的活動是爬爬果樹、追追瞪羚,而不是彎腰清石塊、努力挑水桶。於是人類的脊椎、膝蓋、脖子和腳底,就得付出代價。研究古代骨骼發現,人類進到農業時代後出現了大量疾病,例如椎間盤突出、關節炎和疝氣。此外,新的農業活動得花上大把時間,人類只能被迫永久定居在麥田旁邊。這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

所以說,其實不是我們馴化了小麥,而是小麥馴化了我們。「馴化」的英文domesticate,源自拉丁文domus,意思是「房子」。但現在關在房子裡的可不是小麥,而是智人。

小麥究竟做了什麼,才讓智人放棄了本來很不錯的生活,換成另一種悲慘的生活方式?小麥究竟提供了什麼報酬,讓人類甘願受其奴役?就飲食來說,其實並沒有更好。別忘了,人類原本就是雜食的猿人,吃的是各式各樣的食物。在農業革命之前,穀物不過是人類飲食的一小部分罷了。而且,以穀物為主的食物不僅礦物質和維生素含量不足、難以消化,還對牙齒和牙齦大大有害。

而就民生經濟而言,小麥也並未帶來經濟安全。比起狩獵採集者,農民的生活其實比較沒保障。採集者有幾十種不同的食物能夠維生,就算沒有存糧,遇到荒年也不用擔心餓死。即使某物種數量減少,只要其他物種多採一點、多獵一些,就能補足所需的量。然而一直到最近為止,農業社會絕大多數的飲食,倚靠的還是寥寥無幾的少數幾種農作物,很多地區甚至只有一種主食,例如小麥、馬鈴薯或稻米。所以,如果缺水、來了蝗災、又或是爆發真菌感染,貧農死亡人數甚至有可能達到百萬。

再就人類的暴力性格而言,小麥也沒辦法提供人身安全。農業時代早期的農民,性格並不見得比過去的採集者溫和,甚至還可能更暴力。畢竟現在他們的個人財產變多,而且需要土地才能耕作。如果被附近的人搶了土地,就可能從溫飽的天堂掉進飢餓的地獄,所以在土地這件事上,幾乎沒有妥協的餘地。過去,如果採集者的部落遇到比較強的對手,只要撤退搬家就能解決。雖然說有些困難和危險,但至少是可行的選項。但如果是農村遇到了強敵,撤退就代表著得放棄田地、房屋和存糧,很多時候這幾乎就注定了餓死一途。因此,農民常常得要死守田地,雙方拚個你死我活。

許多人類學和考古研究顯示,在只有基本的村莊和部落政治結構的農業社會中,人類暴力行為造成15%的總死亡數,而在男性則是25%。現在的新幾內亞還有達尼(Dani)和恩加(Enga)兩個農業部落社會,暴力造成男性死亡所占百分率分別是30%和35%。而在厄瓜多的瓦拉尼人(Waorani),成年人甚至約有50%會死在另一個人的暴力行為之下!

慢慢的,人類發展出進階的社會結構,如城市、王國、政府,於是人類的暴力行為也受到了某種程度的控制。不過,這樣龐大而有效的政治結構,可是足足花了數千年,才終於建立起來。

農民幸福嗎?

當然,農村生活確實為第一代農民帶來了一些直接的利益,像是比較不需擔心野獸襲擊、風吹雨淋,但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其實弊大於利。現代社會繁榮富庶,我們可能很難理解弊處何在,畢竟這一切的富裕和安全,都是建立在農業革命之上,所以我們也就理所當然的覺得,農業革命真是美妙的進步啊。然而,我們不能光用今天的觀點,來看待這幾千年的歷史;我們也應當用當代人的觀點來看當代,可能更具有代表性。例如一世紀漢代某個女孩,因為家裡的農作歉收而餓死了,她死前總不會說:「雖然我餓死了,但是我知道兩千年後,人類能夠吃香喝辣、住在有空調的豪宅裡,應有盡有,那麼我的犧牲也都值得了。」

對於那個營養不良的漢代女孩、或是所有農民來說,小麥究竟給了他們什麼?對於個人來說,小麥根本算不上給了什麼。但對於智人這個物種來說,小麥的影響就十分深遠。種植小麥,每單位土地就能提供更多食物,於是智人的數量也呈指數成長。大約在西元前13000年、人類還靠採集狩獵維生的時候,巴勒斯坦的耶律哥(Jericho)綠洲一帶,大概可以養活一個有百名成員的採集部落,而且人們相對健康、營養充足。到了大約西元前8500年,野生植物的荒野成了片片麥田,這片綠洲這時養活了約有千人的農村,但相形擁擠,而且成員染病及營養不良的情形,比過去嚴重太多。

要衡量某一物種演化得成功與否,評斷標準就在於世界上其DNA雙螺旋的複本數量多寡。就像今天如果要說某間公司經營得成功與否,我們看的往往是該公司的市值有多少錢,而不是它的員工開不開心;而物種的演化成功與否,看的就是這個物種的DNA複本存在世界上的數量多寡。如果世界上不再有某物種的DNA複本,就代表該物種已經絕種,也等於公司沒有錢而宣告倒閉。如果某個物種還有很多個體,帶著它的DNA複本存活在這世上,就代表這個物種演化成功、欣欣向榮。從這種角度看來,1,000份DNA複本永遠都強過於100份。這正是農業革命真正的本質:讓更多的人、卻以更糟的狀況活下去。

但是,身為個人,為什麼要理會這種演化問題?如果有人說,為了「增加智人基因組在世界上的複本數量」,希望你降低自己的生活水準,你會同意嗎?沒有人會同意這筆交易。簡單說來,農業革命就是一個陷阱。

摘自《人類大歷史》

人類大歷史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Zoltán Vörös,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