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12.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今天就脫魯的競爭力
弄懂這世界的規則,從此脫魯而出!都已經照勵志書的方法過生活,怎麼還是一樣魯?※因為成功者沒有寫出他的...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書到通知我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


「灌籃高手」二十五年後??

背景介紹:櫻木花道、流川楓和宮城良田等少年學生,曾經是神奈川縣湘北籃球隊成員。在籃球隊期間,櫻木花道和以鐵男為首的不良少年發生過幾次鬥毆事件。最終,櫻木花道透過自己的努力,從一個不良少年一步一步成長為球隊的主力,最終成為神奈川縣籃球傳奇。

在「全國大賽」二十五年之後,宮城良田已經成為湘北新一任總教練。櫻木花道、流川楓等那一代人都已經在工作,並且結婚生子。今天是籃球隊迎新的日子。「嘟」的一聲哨響,「教練來啦!」伴著隊長的整隊聲,教練宮城良田緩緩走進來:「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紹吧!」

「宮城教練您好,我是櫻木花道的兒子,我叫櫻木炫酷。我和我爸爸一樣,也是一個天才,初次見面請多關照!」一個綠頭髮的高個子少年說道。大家的目光轉向了他,都來一睹「神奈川籃壇傳奇」櫻木花道兒子的風采。「哇!早就聽說櫻木花道的兒子在咱們這一屆,原來就是他呀!」「看起來就很有天賦哦!一定很厲害。」籃球隊的新生們竊竊私語。

「有什麼了不起,備受矚目還不是靠他爸。」崛田逆襲不屑的說。崛田逆襲是崛田德男的兒子,而崛田德男就是當初和櫻木鬥毆的高年級不良少年之一。「靜一下,大家繼續。」在隊長安排下,大家自我介紹完畢。做了簡單的基礎訓練之後,大家各自忙自己的。

在之後的訓練裡,櫻木炫酷果然不負眾望,展現了和他爸爸櫻木花道一樣的過人天賦。由於表現十分出色,他很快就成為球隊主力。同樣在一年級就表現出色的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崛田逆襲,另一個是松本淡定。

雖然都是一個球隊,都是同樣優秀的選手,但是宮城教練明顯對櫻木炫酷格外青睞。雖然宮城良田在課堂上給予每個人同樣的指導,但是週末他經常會對櫻木炫酷特別指導。私底下,櫻木炫酷直接稱呼宮城良田為「良田叔叔」。在宮城良田的格外栽培下,他的小侄子、死黨的兒子櫻木炫酷進步飛速,比同等努力條件下的崛田逆襲和松本淡定進步大很多。

對於宮城良田教練給櫻木炫酷的格外青睞,同學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各種反應都有,反感的占多數,其中崛田逆襲的反感最為強烈。而同樣出身草根的松本淡定就淡定很多。

誰不希望下一代更好?

期末考試剛剛結束,根據規定,被當超過四門的學生是沒有資格參加全國大賽的。成績出來了,櫻木炫酷被當五門,崛田逆襲被當七門。

松本淡定是七門課全都90分以上的優等生,他擔任補習老師,單獨幫崛田逆襲補課。由於櫻木炫酷的母親赤木晴子認識幾個名師,所以他就自己學習去了。複習過後,崛田逆襲很不耐煩,想到平時的悶氣,加上對學習的不爽,愈來愈忍不住,就開始跟松本淡定抱怨。

「你說我們籃球隊是不是不公平?憑什麼櫻木炫酷就能夠獲得這麼多關注和提攜,我們就不可以?還不因為他爸是櫻木花道!面對這些『籃二代』,真不公平!」崛田逆襲對著身邊的松本淡定抱怨。

「哦哦。」松本淡定的回道。

「沒有他爸,他櫻木炫酷是個什麼東西?要不是因為他爸是櫻木花道,我早就超過他了,給我同樣的機會,我絕對會比他做得還要好。『籃二代』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什麼時候才結束?」崛田逆襲一直抱怨著。

「哦哦。」松本淡定的回道。

「你就不能說兩句,就知道『哦哦』,你就不想改變這種情況?你就不想讓我們所有人在相同的起跑線上公平競爭?」

松本淡定看了看手錶,又看看崛田逆襲苦大仇深的表情,回憶起崛田逆襲一直以來的種種表現,便認真的和崛田逆襲談了起來。

「你真的覺得『籃二代』這種現象不公平嗎?」
「當然了!」
「那請問什麼是公平呢?讓你和櫻木一模一樣就算公平嗎?」
「沒錯!」
「那麼如果你有了孩子,你也不能接受你的兒子享有更多的籃球資源嗎?即使這資源是你透過千辛萬苦努力得來的?」

崛田逆襲被問住了,不說話。

「其實你不是抱怨不公平,只是憤恨你不是受益的那個人。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正義』,而是『分一杯羹』。」

崛田逆襲被這當頭棒喝打得默不作聲。

「子憑父貴,天經地義。任何人透過自己的努力,讓自己的後代享有更多的資源,這事情有問題嗎?當他們的父輩宵衣旰食艱苦創業,甚至把腦袋放在腰帶上拚命的時候,你們的父輩安享安逸,追求平穩甚至無所事事,貪圖享樂,而今天你們又要求和他們過同樣的日子,你覺得這就是公平?」

崛田逆襲滿臉通紅。

「櫻木的父親櫻木花道當年也是窮苦出身,卻靠著自己的天賦和努力一步一步成為籃球明星。當櫻木的父親為了全國冠軍投兩萬球特訓,為了跟陵南隊對戰頭破血流,為了準備全國大賽不眠不休的時候,你爸爸崛田德男在哪?他在當不良少年,他在四處鬥毆!當這種差距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變成今日的籃球資源差距,你現在竟然蹦出來要求自己和櫻木該享受一樣的資源?」

崛田逆襲青筋暴現。

松本淡定繼續說:「公平,不是分配給每個人相同的資源,而是平等的給予每個人應得的資源。你花錢上學,你應得的就是課堂上宮城教練教給你的東西,而在課堂上,你們獲得的一樣多。櫻木的父親和教練是多年共同奮戰的戰友,他應得的除了課堂上的教導,還有週末基於私人感情的技術饋贈。」

崛田逆襲稍許平復。

別把力氣放在抱怨上

「當年你的父輩不努力,整天好吃懶做、怨天尤人。而櫻木花道孜孜不倦的勤奮練球,改變了自己和後代的命運。而今天的你就像當年你的父輩一樣怨天尤人,終日批判社會卻不思進取,一切的行動力都掛在了嘴上,最終讓你在我面前抱怨櫻木。你難道希望這種抱怨的基因代代傳承,以後你兒子的日子和你現在一樣,每天抱怨社會不公?你做為一名父親,應該給孩子的不是一堆可抱怨的藉口,而是一堆可利用的機會。」

崛田逆襲看著松本。

「你抱怨『籃二代』占據社會資源。你抱怨因為這些可以代代傳承的東西導致了你們的差距,那麼遺傳基因呢?家庭教育呢?籃球天賦、教養薰陶等各方面可傳遞的非資源因素呢?這些更是造成你們差距的原因,你又是否抱怨過呢?在你心中的公平社會,這些是否也該被抹去?你要的究竟是一個人人相同的平庸社會,還是一個充滿生機的競爭社會?你到底是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也不會出眾,還是想看到他因為你的遺傳和培養出類拔萃?」

崛田逆襲認真傾聽。

「另外,即使是去除背景,按照你要的『平等競爭』,你的日子也未必會強到哪去。『二代們很腦殘』只是廣大魯蛇的美好願望。由於優越的物質條件,他們更容易獲得良好的教育,往往家教優良,視野開闊,為人處世得體,我們對他們不僅不應該唾罵,反而應該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對於那些只知道『抱怨會不公,歡呼二代無能』的當代阿Q來說,如果真讓他們跟二代們真刀真槍同場競技,恐怕連藉口都會輸光!」

崛田逆襲點了點頭。

「即使給了完全平等的機會,魯蛇們又抓住了多少?回首往事,同場競技的機會那麼多,有幾次你做到卓爾不群或全力以赴?憑良心說,那些已經給了你的機會,你有全力以赴充分利用了嗎?對於沒有上進心的人來說,只不過是把抱怨苦和累的精力—做為自己笨和懶的藉口—轉移到新的抱怨及其藉口上。以考試為例,櫻木被當五門,你被當七門,這也是因為不公平?同樣一張考卷,同樣一份工作,你就做得比相同背景的人強了嗎?對於只知道抱怨的人來說,最需要的不是公平的制度,而是層出不窮的藉口。」

崛田逆襲目光微亮。

「你說競爭不公平?競爭很公平!只不過競爭是在你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你和櫻木的差距不是你們兩個人的差距,而是兩代乃至於更多代積累下來的差距。你要追的也不是一代人,而是幾代人,這種幾代人的差距積累,本就要靠代際追逐來彌補,你的努力要彌補的不是你倆之間一代人的差距,而是父輩乃至於更多代人積累下的差距。可能你努力一生不過達到了他父親的水準,甚至更差,但起碼讓你的孩子沒有被落下更多。」

崛田逆襲目光熠熠。

接受現實,抓住每個進步的機會

「抱怨如果有意義,我們當然要抱怨。但是我們能夠透過抱怨來改變我們的現狀嗎?不能。我們可以寄希望於強者對我們狀態的憐憫而恩惠我們嗎?沒用的。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把抱怨變為自我勉勵,自己來救贖自己。你想要的公平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來推動的,而不是靠你的抱怨來實現的。這樣我們的後代才不會像我們今天一樣抱怨,才會讓這個社會走向一個不抱怨的方向。」

崛田逆襲目光燦燦。

「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閉嘴』和『訓練』。沒有人會在乎你失敗的理由,他們只會關心你成功的經驗。當你做為觀眾的時候,不會有攝影機對著你,聽你對觀眾講述自己的籃球理解和社會建議;而當你做為冠軍的時候,才會有記者問你對籃球乃至於社會的看法。你如果想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就該多投幾個三分,多搶幾個籃板!而不是在這裡跟我嘰嘰歪歪,沒完沒了。」

崛田逆襲目光閃閃。

「你不爽?我也不爽。但是能否將這種不爽疏導為更有效的解決辦法才是關鍵,而不是盡情發洩這種不爽。我和你一樣都不具備櫻木的好出身,但是我比你出色的地方在於我更能接受且應對這種先天不足。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大家都是先天一般的,而誰更能接受和應對這些不足,誰就能夠在日後的競爭中甩開同樣出身的人,逆襲曾經領先的高富帥。」

崛田逆襲目光灼灼。

「做為一個沒有背景但渴望成功的小子,就是要放寬心態,力所能及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和資源,進步,進步,再進步!因為,當你整天盯著那些被自己無限誇大的『不公平』時,絕大多數的二代們正在一點一滴利用機會進步著。如果你整天只是這樣抱怨,而不是抓緊時間去追,只會被愈來愈多的人—甚至出身比你差很多的人—進一步甩開,而你的孩子將會過著比你今天還慘的日子。你留給他的唯一遺產就是比你還大的精神負擔。」

崛田逆襲目光炯炯。

「『能不能看到』是悟性,『怨不怨老天』看層次,『敢不敢面對』拚格局,『會不會逆襲』憑本事。嘴若閉好,便是晴天。時不我待,快馬一鞭。」

話題剛結束,兩個人正好走到各自回家的路口。崛田逆襲很開心,對著松本淡定笑著說:「謝謝你,不愧是品學兼優的松本淡定,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松本淡定笑了笑,朝著回家的路走了。

「等一下,我還有個問題。」崛田逆襲對著漸漸走遠的松本喊道。
「什麼問題?」
「你怎麼知道我父親和櫻木父親年輕時候的事情?」
「我是鐵男的兒子。」
「他竟然是那個鐵男的兒子。」想想剛剛松本的話,崛田微笑,哼著小曲回家了。

摘自《今天就脫魯的競爭力》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邱千瑜
Photo:josedejesus,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