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最後的凱達格蘭人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11.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島嶼的另一種凝視
歷史的核心是人,是人性、是人的命運。在每個關鍵時刻,個人如何抉擇、如何參與、如何改變歷史,往往出乎意...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最後的凱達格蘭人


最後的凱達格蘭人

台北有一條「凱達格蘭大道」,命名起源於北部地區的最早住民是凱達格蘭族。但台灣有多少人了解凱達格蘭族呢?這個民族有沒有自己的歷史記憶?有多少傳說?有沒有像古希臘一樣仰望星空,創造自己的神話?

生活在台灣的漢人哪,我們都是這一塊土地上的移民者,不能不先了解這一塊土地的先住民。

為了了解這個古老民族,我曾花了一點時間去找資料,想拼圖般的拼湊出他們的故事,卻發現這是一個典型的「民族消失史」。在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之後,世界上像這樣「消失」的民族,絕對不在少數。

請容我用散文的方式,一則一則,慢慢為您訴說。

二,找尋做夢的地方

一六二四年,明朝天啟四年。西班牙人第一次進入北台灣。在此之前,荷蘭人已經先占有了台南,展開他們的殖民地計畫。歷史上,被視為「第一波全球化」的大航海時代,早已展開。

這是一個沒有國際公法的時代。這是一個商船和海盜船無法分辨的時代。西班牙人先是由麥哲倫發現地球可以繞行一圈的全球航線,便在菲律賓建立基地。後來是泉州人在海上遇難,被西班牙人救起,送回泉州後,為了感恩,特地送來一船的絲綢和瓷器。這下西班牙人發現了寶,開始和中國做起貿易。一條從亞洲貫穿美洲到歐洲的「黃金航線」被建立起來。

其他國家眼看西班牙因為海上貿易,成為霸權,紛紛轉進亞洲。

海上是沒有法律的野蠻世界。買到的香料、瓷器、絲綢等,轉回本國出售,可以買下另一條船。但不幸在海上被搶劫了,就全軍覆沒。所有的商船都要武裝,所有貿易,都靠武力。

晚來亞洲的荷蘭人,在澎湖建立武裝基地,出沒打劫海上的泉州商船和西班牙商船。泉州商人和西班牙人都受不了,決定結合清朝,把他們打出澎湖。不料,荷蘭卻不甘心退出,他們轉向台南,建立武裝根據地,繼續出海打劫。台灣自此成為荷蘭根據地。西班牙人不勝其擾,決定出面派出船隊攻打台灣。不料到台灣一看,荷蘭的船艦強大,根本打不贏,只能繞過最南端,沿東海岸北上,就這樣,發現了「三貂角」。

凱達格蘭人的命運從此再沒有回頭的餘地。

全球化的颶風,掃過那渺小的遙遠的村落。這個為了逃避「山魈」騷擾而遠離故鄉的民族,終於走入「無夢的世界」。

根據日本學者伊能嘉矩在一八九七年的調查報告(他是根據凱達格蘭族人,北投社潘有祕的口述,將該族的口碑記錄下來),凱達格蘭人之所以來到台灣,起源於他們無法做夢。

凱達格蘭族的始祖原居住在「Sansai」(後來有人用漢名,稱之為「山西」)之地。但有一天,這地方出了一個妖怪名為「山魈」(Sansiyao),它往往趁人睡覺的時候,剝去人們蓋在身上的東西,等到人們驚醒,它已消影匿跡。

凱達格蘭族人的祖先非常擔心,日夜警戒,不敢入睡,但還是無法杜絕這個愛惡作劇的妖怪。整個民族,像馬奎斯描寫的村子,在長期的失眠中,陷入恍惚狀態。所有人的記憶逐漸消失,昨天與今天,今天與明天,因為沒有睡眠區隔,變得難以分辨。時間悠長,所有事情無法有一個段落,記憶變成無用。

凱達格蘭人的祖先再無法承受了,只好遠遠避開,想找一個沒有妖怪的地方居住。

他們合力伐木,製成一艘艘木船,整個民族帶著失眠多時的恍惚和疲憊,出海航行了。

因為太恍惚了,他們不知道要去哪裡,只能毫無目的,讓小船隨風漂流於汪洋大海之中。

許多天以後,才看見陸地。他們大喜過望,登陸一看,是一大片茫茫曠野。榛莽叢林中,有牛羊野鹿在奔跑。他們知道,生存的土地到了,於是上岸,建立部落。這就是台灣北部的鞍番港,也就是現在深澳這個地方。

這個民族終於找到可以好好睡眠,好好做夢的地方。

九,傳說中的金山銀山

異國風情的「聖地牙哥」海角,標誌著西班牙人進入台灣的第一步,也是凱達格蘭人首度看見西班牙火炮的開始,但這裡居然沒留下痕跡,只有一個古怪的名字,是從西班牙文翻譯成閩南語,再從閩南語記錄下來的地名:三貂仔角。以前看到這名字,總覺得這裡可能靠海邊、水邊,有貂。但台灣哪來的貂呀? 現在才知道,不是「三貂仔角」,是聖地牙哥!

西班牙人拚命找金子,傳說中的金銀之山在哆囉滿(Turuboan),有十分豐富的礦產,一些村社的人從這裡得到礦物,再和生意人交易他們喜愛的珠石之類的。該地有一座山,在日出時十分耀眼,令人無法直視,人們猜測那是水晶或者是銀礦。

在其記載中,有一位長官曾看見二十三克拉的金子,當地人講著馬賽語(Bazay)。許多人去詢問內山怎麼進去。但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雖然他們不信邪,曾派人到處搜尋,甚至跑到後山,卻找不到傳說中的「金山」。

不知道是凱達格蘭人,真的會守住祕密,還是他們也不清楚金銀有什麼用,根本不在乎,總之,終其統治時代,西班牙人未曾找到那傳說中的金山、銀山。

二六,傳說的地道?

有一年秋天,我著迷於陽明山上的大屯山幾個山峰,尤其主峰和北峰,可以繞行雙子坪,中有小小湖泊,小蝌蚪、小青蛙優游鳴叫,而沿路有各色蝴蝶飛舞,間或有竹雞從草叢穿出,在路上覓食。上主峰還有一條直接爬階梯的路,山腰間有一個像地道似的山洞,洞口不小,彷彿可以進入。但因為被深草遮住,看來不似可以通行。我想,它大約是日據時代為防守而設的臨時哨所。因為冬日東北風吹上來,變成濃重霧氣,寒冷如刀割,有此山洞,可以給士兵避寒。

幾年後,有一日在看電視新聞,忽然看見一群記者跟著一個人上了陽明山,在我曾爬過的主峰階梯路上行走。此君號稱是凱達格蘭人的後裔,因為祖先遺留的口傳文化,他了解整個民族的歷史與祕密。他聲稱,祖先留下的遺言顯示,在最古老的年代,凱達格蘭人曾創造了像馬雅文明一樣深厚的農業文明,而且這文明有高度科技能力,為了讓全台灣可以灌溉,整個北台灣已經形成地下的通道。其中既可以有人通行,也可以變成灌溉渠道。他想帶記者從陽明山的這個山洞進入,探究最古老的文明。

穿著高跟鞋在草叢間走動的漂亮女記者,顯然異常難行,鏡頭搖晃。

但為了一探台灣文明源頭,她們倒是忍耐著。直到最後,發現那根本不是可以進得去的山洞,那聲稱凱族後裔的人才說,現在山洞已經因為年代久遠而封閉起來了,只要好好開挖,這個地下世界可以四通八達,到達台灣的任何一個地方……。

有些記者終於說,自己可能被騙了。

這當然是一個狂想者的夢境,然而,這已經是我聽到凱達格蘭族的最後消息。

事實上,台北縣貢寮在反核四的時候,因為當地是凱族的起源地,台北縣政府曾委託學者做過調查研究。但所剩下的凱族人,有些低調,有些自認為年代已經久遠,現實生活比較重要,像他們的祖先「我族決定歸順清廷」一樣,決定放棄自己族群的認同,「反正已經不會說祖先的話了」。

雖然還有人可以說出一點祖母的年代的點滴傳說,但已經非常稀薄。

那個傳說中的「哆囉滿」金山,事實上已經被日本人的開礦機挖掘殆盡。我曾於一九八一年去金瓜石礦山採訪,和礦工深入地底,寫了一篇報導文學〈礦坑裡的黑靈魂〉。當時,還能見到幾輛卡車,運滿砂土,從山路上離開。採礦工人告訴我,一輛卡車大約可以提煉兩、三兩的黃金。整個山頭,被這樣持續挖掘,怎麼可能不空? 而這是凱族祖先努力要保護的「黃金寶藏」。

現在,連這些最後的金砂都消失了。九份、金瓜石成為觀光的地景,遺留在地底的坑道無數,還未被開發成觀光景點,它倒像是真正的地底通道,但它是採礦的坑道,是日本人挖掘的,不是凱達格蘭人的祖先。

起初,我為了那尋找地洞的凱族新聞笑起來,但後來就感到悲哀了。因為地下沒有,地上,也都不再了。

甚至觀光手冊中也沒有提到凱達格蘭人。他們曾是這裡的主人。倒是九份的舊電影院前,還擺著侯孝賢電影《戀戀風塵》的海報。那是現在人們去九份觀光的一個主要原因。

電影海報上,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少年揹著書包,後面跟著一個少女,一起走過古老的鐵道。那個少年主角,叫王晶文,他在二○一四年突然過世。和凱達格蘭族,一起走入歷史的長長的隧道。

摘自《島嶼的另一種凝視》

Photo:Mark Kao,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