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拉法葉案—價值兩百五十三億元的排佣條款與軍官無價的榮譽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10.2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理律.臺灣.50年
二○一五年是理律法律事務所成立五十週年,理律不只是臺灣規模最大的法律事務所,也是跨國法律服務業的知名...
定價 550
優惠價 85折,468
$550 85$468
書到通知我

拉法葉案—價值兩百五十三億元的排佣條款與軍官無價的榮譽


拉法葉案—價值兩百五十三億元的排佣條款與軍官無價的榮譽

一九八○年代,從海軍「劍龍專案」開始,理律協助政府處理軍事採購專案,持續到一九九○年代末期。其間一九八九年啟動的法國拉法葉級巡防艦採購案備受關注,尤其嗣後衍生我國向法方追償巨額佣金款項,以及「尹清楓命案」。

這十多年間,東西方世界的政治情勢與地區武力的消長產生急遽變化。劍龍案時美蘇兩大強權壁壘分明、臺海兩岸分隔對峙;一九八七年政府宣布解嚴後,即開放臺灣人民到大陸觀光;一九八九至一九九一年臺灣向法國洽購六艘拉法葉艦的期間,東歐與中歐共產國家陸續發生政治變動,共產黨政權相繼倒臺;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被迫開放,繼而拆除;蘇聯加盟共和國政府也紛紛爭取獨立,直到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蘇聯宣告解體。在這樣的時空之下,各國國防的思維與軍品市場的各種變化非常巨大。

執行二代艦建軍計畫

海軍自一九七○年後期已開始籌建二代艦兵力,經長期評估,到一九八○年中期確定以「光華一號」建置PFG一級艦,而「光華二號」則為PCEG二級艦。一九八六年間,美國國會通過對臺提供派里級Patrol Frigate Guided-II材料、裝備與技術。一九八九年五月海軍與中船簽署「光華一號建造合約」,由中船承造成功級艦八艘。海軍「光華二號」計畫原擬向韓國購買蔚山艦;然而一九八八年消息披露後,由於韓國造船工業尚屬起步階段,難以贏得信心,國內反對聲浪很大,後來改向法國購買。

法國最新設計的FLEX-3000巡防艦,號稱採用二十一世紀設計理念,是世界上第一型全面匿蹤的軍艦,遠較蔚山艦如PFG-II更為先進,而當時法國海軍本身的第一艘拉法葉號(La Fayette F-710)正在建造之中。「一九八九年秋,海軍六人小組從法國與沙烏地阿拉伯考察回來,獲准委託理律協助規劃合約時,我們聽到描述就非常興奮;後來捨韓取法的消息見報,也得到輿論全面支持。當時法國能不顧忌中共而對臺灣提供最尖端科技的軍品,國內是非常歡迎的。」李永芬回憶著二十世紀冷戰尚未結束時的情景。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法國由於接納流亡在外的中國大陸民運人士,與中共的關係早已相當緊張,這件軍售案,讓兩方關係雪上加霜。

然而法國畢竟做了決定。「臺灣方面欣喜獲得法國先進的軍艦,法方則羨慕臺灣的經濟實力。對法國海軍而言,為臺灣建造六艘拉法葉級巡防艦,將可獲得資金為自己建造這一型軍艦。」李永芬說:「一九八九年臺北捷運陸續動工,法方拉法葉案的議約人員看到臺北街頭許多施工中的景象,更對臺灣的蓬勃發展表露欣羨之情。」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法方人員抵臺,理律協助海軍提出議約的十四項前提條件,包括:法方「如期、如質、如預算」履約的相關控管機制、法方必須取得並維持有效的出口許可、六艘軍艦必須整體交付以滿足最低的成軍要求等。「當然還有每個購案一定強調的『排佣條款』。」李永芬說:「我們規劃合約的保障,往往在履約控管、驗收、保固、後勤支援等方面煞費苦心,每一個細節都可能牽涉到很大的財務後果;排佣條款則幾乎是制式條款,在議約時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因為這是我方絕對堅持的條件。」

一九八一年郝柏村先生擔任參謀總長後,嚴格限制佣金代理商介入軍品採購,因而頒布了幾項命令。由於代理商和佣金是商業上常見的模式,國外的政府採購也未必予以禁止,因此必須要體察這項禁令的本旨,才能達到管制的效果。「例如美國的聯邦採購法規限制重點在於『不得對政府採購的決定實施不當的影響力』。」李永芬說:「我們除了將國防部命令的意旨轉換成合約條款以外,每一次發現廠商可能變相支付佣金的模式,就調整排佣條款的文字,力求合理而周延。」

理律沒有想到,軍方沒有想到,法方當然也沒有想到,這個排佣條款歷經逾十年的國際訴訟與仲裁,終於讓中華民國求償成功,贏回將近兩艘船款的賠償金。

尹清楓案與佣金爭議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海軍議約代表在理律的陪同下,前往巴黎與法方磋商具體條件。「當時在我們眼中,海軍軍官素質優秀,並且負有強烈的使命感。」李永芬記憶深刻。

海軍六人小組成員之一,退役少將張瑞帆在二○一五年一月追思雷學明將軍的紀念文中寫道:「雷先生率領Bravo專案小組及律師在法國巴黎國防造艦局(DCN),與法國官方展開草約及造艦規範審查與談判。中法雙方各編成合約、儎臺、戰系、整體後勤與訓練各分組,日以繼夜反覆進行冗長的文件研讀、討論、修改、再討論、再修改,並就重大爭議召開綜合大會,進行辯論及談判。雙方對於拉法葉型艦的性能及精度要求、中方驗收標準、法方履約義務及罰則的內容及範圍,屢屢爭執不下,有時劍拔弩張,不歡而散,再各自進行沙盤推演,研擬作戰策略。中方人員基於為國家及海軍爭取最大利益與保障之使命感,閉門徹夜研討及撰寫對應方案。」

為了減少中共抗議的力道,法方決定只售艦身、沒有武裝,以圖留有「不視同軍事物資」的迴旋說法,然而中共仍強烈抗議,除了外交上的警告,也延及經濟層面。在海軍議約團返臺後,法國旋於一九九○年初取消六艘巡防艦售臺的計畫。經過一年多的折衝,法國在一九九一年宣布恢復售艦決定,只是改由國營的Thomson-CSF公司出面與中船公司締約,以在法建造船段、運抵臺灣由中船組裝的方式執行。

一九九一年八月三十一日,臺灣與法國簽署建造合約。一九九三年春,政治考量有了變化,雙方修約回復由法方建造整艦。一九九六年,第一艘康定級拉法葉艦正式移交臺灣成軍。和「劍龍專案」一樣,拉法葉巡防艦的軍購案,有來自中共的強大干擾;但不一樣的是,拉法葉艦採購案,開始有更多、更強烈的國內因素作用。立法委員即針對「光華二號」購艦計畫的變更,認為不符當初總預算「國艦國造」的附帶決議精神,提出質疑。

而另一個衝擊,則是一九九三年發生的尹清楓命案,以及隨後發生的拉法葉佣金案。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時任海軍武獲室執行長的尹清楓上校遇害,外界懷疑與包括拉法葉艦採購案在內的軍購案有關。唯此命案懸而未破,真相並未明朗。

接著,此項採購案又爆發佣金爭議。拉法葉合約中載明,供方(包括法國造艦局與Thomson-CSF公司)不得有委聘佣金代理人支付佣金、抽成、仲介買賣或事後給付佣金之行為,倘有違反,我方得解除合約,並請求等同其所支付佣金的等額賠償,加計利息。

法方政界爆出相關醜聞,牽涉到不同國籍人士,我國掌握佣金付款的證據並不容易。經過數年的追蹤掌握,國防部授權海軍司令部代表,於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向國際商會(ICC)仲裁法庭提出仲裁聲請,請求判決臺利斯公司(即原Thomson-CSF)違約,應依約支付等額於支付佣金的賠償。

歷經長達十年的爭訟,終於在二○一一年七月十二日,國防部宣布,法國臺利斯公司已遵照國際商會仲裁法庭判決結果,將因拉法葉艦對代理商支付的佣金的等額賠償,連同利息、律師費和我方支出的相關費用,總計八億七千五百餘萬美元(約新臺幣兩百五十三億),支付予我國海軍。據可靠消息,這筆款項繳回國庫時,適逢政府推動「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計畫」卻缺乏經費,這筆錢便撥給教育部作育英才。

濫權起訴打擊國軍士氣

對於這仲裁結果,陳長文感到安慰,當年合約中的「排佣條款」經得起歷次爭訟的考驗,是仲裁判斷最重要的依據。

由於尹清楓命案、佣金案等因素,拉法葉艦採購案蒙上了陰影,影響更大的則是涉及採購案的許多軍官,以及軍方的採購作為。二○○○年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宣示對尹清楓案「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檢方系統承受了很大壓力,二○○○年底起訴了包括前海軍中將雷學明在內,多位參與拉法葉艦採購案的軍官。二○一○年六月,臺北地方法院判決雷學明等海軍軍官無罪,檢方自知當年的起訴牽強,決定不上訴,讓案件無罪確定。但相關人等已經歷不可回復的十年磨難與屈辱。

對此,陳長文幾年來持續撰文疾呼,直斥當年檢方輕率起訴,呼籲追究當時的檢察總長「濫權起訴罪」。在文章中,陳長文固然肯定檢方願意面對昨非,對此案不繼續上訴的決定,是「迂迴的認錯」,但他也認為,這樣的「認錯」是不夠的。

陳長文強調:「檢察官是人不是神。在正常情形下,被告經檢察官起訴後,最後卻獲法院判決無罪確定,本質上是司法運作上所內含的制度風險,並不能因此就反推檢察官是濫權追訴、起訴。但在雷案卻完全不是這樣,本案是經黃世銘以檢察總長被提名人身分,在二○一○年三月八日於立法院證實,二○○一年間,黃認為拉法葉案罪證不足,不應起訴雷學明等幾位軍官;但當時的總長兼特調小組召集人盧仁發要求他起訴,竟找他馬拉松式地『談話』九小時之久,從下午六點半連夜長談至凌晨三點半。在說服無效之後,黃世銘隨即遭調離臺北地檢署檢察長之職,原偵辦的檢察官也不再負責本案,而由新的檢察官撰寫起訴書。」

陳長文認為,只有讓濫權者付出濫權的法律代價,才能「以儆效尤」。

李永芬也感嘆:「許多軍官原先在不同位置上兢兢業業。尹案後,軍方士氣大受打擊,專業人才流失;退的退、關的關,讓人十分痛心。高層對於購案的決策趨於保守,甚至於拖延、迴避。」這也影響此後政府的建軍態度,提振軍力的契機也就一年一年蹉跎了。

「一九八○年代,包括IDF 戰機、艦艇建造、中科院飛彈系統等,臺灣都想自建能量、取得技術移轉。但尹案之後,這些都改變了。」李永芬說。行政院長孫運璿在一九八○年末宣示的「多方引進先進技術,促使兵工生產能力的提高,以逐步走向自給自足的境地」、「擴大武器採購地區,加速三軍裝備更新」的方向與努力,也劃下了休止符。

摘自《理律.臺灣.50年》
Photo:Jan Bommes,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