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極端氣候發威,你我都可能成為「氣候難民」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01.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天有可測風雲
究天人之際,彰顯人與自然界這層讓人深省的新關係。天氣,就在我們24小時的生活之中,尤其近年來極端氣象...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極端氣候發威,你我都可能成為「氣候難民」



圖片來源:peacequarters

全球暖化的緣故,未來極端氣候只會愈來愈多,
我們是不是能預先做些什麼,避免讓無常天災製造更多氣候難民?

2008年,我在播報氣象時,連續3天都特別預測緬甸將受到納吉斯熱帶氣旋嚴重衝擊,也憂心這個熱帶氣旋一旦登陸,恐怕會造成很大傷亡。

如我所料,納吉斯以190公里的時速橫掃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造成10萬人死亡,估計有150萬人受影響,是緬甸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天災。慈濟也啟動救災機制,送物資到緬甸。

對於這件事,自己內心感觸良深,明明已經提前知道大難臨頭,為什麼無法降低天災所造成的傷害?我們不能只是待在台灣這個小島裡自己大聲疾呼,那個效用是很有限的,必須要爭取更多的國際參與,才能發揮多一點的影響力。

氣候變遷是鐵錚錚的事實

因為學的是大氣,我從學生時代就非常關心氣候變遷的相關問題,留心《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或FCCC)相關研究與新聞。

這項公約是1992年5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通過的,1994年3月21日生效。之後,每一年都會舉辦一次公約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s of the Parties,COP),每六年則會再開一次專家會議。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則是會提出「氣候變遷評估報告」,等於是6年為地球做一次總診斷。

在漫長的地球歷史中,本來就會有段時間偏冷、有段時間偏熱,所以過去有一派人認為所謂的溫室效應只是一個迷思,是地球氣溫的正常循環,而現在正處於地球比較暖的時候,也不見得是人類活動造成的。然而,IPCC的報告指出,我們現在所經歷的全球暖化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變化,而是人類所造成的。

從1990年提出的第一版《氣候變遷評估報告》我就開始深入研讀,目前已經出到第5版。第1版的報告僅有100多頁,到第五版報告則已經有4、5千頁之厚。

在第一個版本時,專家們認為因人為活動導致全球暖化的機率大約只有3成,但後續的研究卻證明,人類活動對氣候系統造成影響的機率恐怕相當高,科學家們評估的機率由第1版的33%,陸續提高到50%、66%,在2013年發表的第5版報告中,評估出來的機率已經高達99%。由此可見人類一定要具體且持續地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才能減緩氣候改變。

然而,有點很遺憾的是,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長期關注全球暖化問題,監督各國要如何減碳,但是在「氣候難民」(因為天災而失去至親、流離失所的人們)的人道救援方面,卻比較少著墨。有很多 NGO(非政府組織)都充滿理想性,積極推動環保,卻沒有一個單位的宗旨是幫助氣候難民。

其實氣候難民也是氣候變遷所造成的「代價」,因為全球暖化,氣候變動加劇,極端氣候愈來愈多,如果已經預先知道災難將來,是不是能夠有更積極一點的作為,降低災難帶來的死傷與損失?就像2008年納吉斯熱帶氣旋重創緬甸,就是一個可以預期將會很嚴重的天災,是不是能夠在事前做些什麼趨吉避凶?事後做些什麼亡羊補牢?

積極參與國際,為環保盡心力

因為台灣在國際上的處境相當尷尬,又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要以政府的身分參與難如登天。如果換個方式,以 NGO身分參與,或許就比較有機會擴大台灣的能見度,為環保及氣候難民多盡心力。

在參加完COP18以後,我便自告奮勇到花蓮向證嚴法師報告,建議慈濟應該加入 UNFCCC(負責支持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實施的聯合國秘書處的名稱)擔任觀察員。慈濟本就是一個人道救援組織,常在國際間發生重大天災人禍時參與賑災,光是日本福島核災就捐助了兩億元之多。全球每年平均大概有1000場重大天災,其中最為嚴重的50場,慈濟就參與16場。我認為慈濟的加入,可以補強聯合國原本較缺乏的「救援氣候難民」部分。

為什麼我要倡議國際氣候難民援助計畫呢?因為,減碳固然重要,卻是緩不濟急。暖化的主要驅動力與二氧化碳總排放量有關,如果要使暖化增溫幅度小於攝氏2度,二氧化碳的總排放量必須限制在1000PgC以下。但即使停止二氧化碳的排放,超過20%的二氧化碳會停留在大氣中超過1000年,因此,氣候變遷也將會持續好幾世紀,更何況,現在減碳的目標根本處處受阻。

雖然科學家大聲疾呼,但減碳大業還是很難不受政治利害影響。可以想見,未來極端氣候一定會愈來愈頻繁,人類恐將如處「三界火宅」,眾苦交迫。既然這天災是所有人的「共業」,我們必須要有災難不分國界的胸襟。一方有難,十方馳援,並且要拿出更廣泛、更專業、更有效率的方法積極介入救援。

(本文摘自《天有可測風雲》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