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臺北城的老故事-西尾商店 (金石堂城中店)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8.04.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臺北城.城內篇
走入日本時代的臺北城一八九五年臺灣割讓予日本,從此,臺北成了一個和洋並存的城市:臺灣鐵道飯店、吾妻旅...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書到通知我

臺北城的老故事-西尾商店 (金石堂城中店)


金石堂書店

圖片來源:《臺北城》

西尾商店(現金石堂書店, 預計2018年6月歇業)──來說臺灣人學翕相

一九二三年日本皇太子裕仁親王東宮行啟中巡視臺灣,他的馬車車隊經過本町時,後頭的街景建物即為今之金石堂書店城中店(今之重慶南路一段一一九號)。原來的歐風樣式,有座美麗的弧型山牆、主體紅磚構築、一樓闢有拱門亭仔腳的建築。雖然現在通體被塗成白色、山牆也被毀去,但仍被評定為古蹟,繼續使用當中。

現在的金石堂書店,在日治時期為非常著名的攝影器材店,叫做「西尾商店」,老闆是西尾靜夫。西尾商店標榜是專業照相機病院,凡相機生病,保證「入院隨時,退院迅速」。當時有三家寫真材料專賣店均為日人開設,分別為:津村虎次郎、東城美三和德原幸兵衛,西尾的三層樓店面規模最大。不只攝影,西尾還培養他的兒子西尾善積進入臺北一中,師事臺灣近代西畫之父鹽月桃甫,後來在繪畫上大放異彩,入選臺展與府展多回,成就非凡。

照相臺灣話說「翕相」(hip-siòng),據說是連橫訂下來的臺文,日本語為「写真」(しゃしん)。臺灣什麼時候開始被翕相,攝入照相機內?日治初期,買部相機的價錢,可換一甲水田;翕一張相片,三寸一組三張的費用是日錢一圓,當時一圓也買四斤半的豬肉,所以能拍得起照片者,大半也都是富貴人家了。

日本從幕末開始接觸到西洋的攝影技術,二十世紀初已有了相當規模的攝影工業與學校,所以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人,便有許多到日本學校深造攝影藝術。諸如東京寫真專門學校、東洋寫真學校和東京寫真學校等。日本時代的「寫真業」,大抵又可細分為專事攝影的寫真店和販售材料的業者。寫真業的集中地,在一九二八年的臺北市統計中,以日人聚集的榮町和本島人集中的太平町最多,但寫真材料的進口大宗仍控制在日人手中。值得注意的是,看來臺灣人也頗熱中翕相,一九○一年施強就在鹿港開設「二我寫真館」,一九○四年由林草主持的臺中「林寫真館」開幕。一九一六年來太平町發展的廣東人羅訪梅,本來善於使用「炭精擦筆畫」仿相片效果繪製人像,後來因客人需求,不得不雇攝影業師入駐,改店號為「羅訪梅畫像寫真館」,其後嗣亦曾負笈東洋寫真學校學習,戰後代理日本櫻花彩色底片,盛極一時。

其他諸如一九三一年彭瑞麟主持之臺北「アポロ寫真場」、基隆「藍寫真館」、桃園徐洪淵的「徐寫真館」、嘉義陳謙臣的「陳寫真館」等等,全島各地寫真館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鬧熱滾滾。

鄧南光是新竹北埔望族,在日本內地求學時加入寫真俱樂部。回臺後,一九三五年決以攝影為終生志業,而且還在城內的京町(今博愛路)開設「南光寫真機店」,也敢賣材料來和日本人PK。他家世好又藝高人膽大,是一位日治時期臺灣攝影先驅者。與張才、李鳴鵰三人,在當代臺灣攝影界素有「攝影三劍客」之稱。
 

(本文摘自臺北城

臺北城.城內篇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