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在加速時代我們都必須要全力跑,才不會往後退(下)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7.03.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謝謝你遲到了
沒錯,我們都感覺到了──世界加速變化,有什麼大事正在發生。本書為《紐約時報》暢銷作者湯馬斯.佛里曼至...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在加速時代我們都必須要全力跑,才不會往後退(下)



文/鄭國威 泛科學總編輯

而上述也與第二個挑戰「解釋的衝動」息息相關。想像一下你是100000年前的人類老祖宗,行走在草原上,突然前方草枝搖擺,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大概就是兩種,絕大部分的人是警戒、快跑。另外一種老祖宗比較特別,他們會理性的觀察,看草枝擺的幅度跟頻率,判斷87%大概是風,10%大概是小兔子,3%的可能是一隻劍齒虎。問題來了,你覺得我們是哪一種老祖宗的後代呢?是的,你猜對了,我們是哪些拔腿就跑的老祖宗的後代。因為留下來理性思考判斷的那些老祖宗,他們的基因都沒有留下,都掛了。我們人類就是趨吉避凶的一種動物,我們會在風險提高的情況下快速做出反應,快速的歸因。而如果我們沒有辦法歸因的話,我們就會自己腦補,或是會有人提供一些解釋給我們,因為我們迫切地需要這些解釋。這些解釋販子在現在的世界非常盛行,在古代他們是神棍、他們是祭司,現在他們則是名嘴,是什麼都能談的網路紅人。

最後談到「逆火的陰謀」。逆火效應在心理學上又被稱為「確認偏誤」,簡單來說,就是當我們對一件事情已經有了既定的信念——想像一下你是川普,你不相信全球暖化,你認為那是中國人搞出來的,目的要破壞美國的經濟。這時候有NOAA的科學家,帶著科學證據來打你的臉,你會怎麼做呢?是的,你會去質疑他的背景、挑剔他的動機,懷疑他是希拉蕊或歐巴馬,甚至是中國派來的,而不是優先去檢視他的證據。因為檢視對方的背景跟動機比較輕鬆,而檢視證據比較耗費認知資源。如果能從對方的立場跟動機上就挑出毛病,連證據都不用看了。這也是為什麼陰謀論那麼有市場,有時當我們試圖糾正一些網路謠言,反過頭來反而會被認為是在掩蓋真相。

而這三個內在困境帶來的挑戰,如今都因為加速時代的來臨而不斷擴大。房間裡的大象開始不安分了,我們急需發展新的社群、新的媒體、新的工具,並結合這三者,來創造新的溝通場景。

加速時代下的人們不免焦慮,對知識的需求增加了,但知識經濟過往的商業模式也被加速時代給破壞。大家都知道,Facebook跟Google兩家公司就佔有網際網路廣告市場的85%,而他們兩家公司更幾乎吃下所有網路廣告市場的增量,也就是說媒體想要靠廣告模式繼續存活,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經營的是成本極低的內容農場。過去10年,台灣的出版市場也不好過。根據經濟部的數據,產值從370多億,下降到180億。對這個產業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當我們把時間都花在黑鏡上頭,本地又沒有成熟的電子書服務,就無法彌補下滑的出版市場。

教育產業其實也不太健康。傳統的教育體制想加速卻綁手綁腳,產業想加速,但是還不夠快,還沒有辦法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樣的人才。我們一方面嚷嚷著台灣沒有人才,一方面又擔心人才外流。所以不管是媒體、出版、還是教育,我們的知識產業主體都被受打擊,而且還看不出如何回擊。

我們將文化與知識生產大舉外包給了其他國家,像是美國好萊塢、韓國韓流、或是中國的大IP戰略。然而我們的政府還是只有看到半導體,除了半導體以外,也不知道台灣該做什麼。看佛里曼這本書,過程中嘆氣不少次,雖然我跟他的一些想法不盡然相同,但是我們都深深地感受到知識份子的責任以及掙扎。

在這本書的最後,他帶我們回到他的家鄉明尼蘇達。他認為在那裡或許有解答,可惜那是他認為的解答,而且頂多是美國的解答。對台灣來說,我們的解答又在哪裡呢?我認為面對加速時代,我們必須先把知識經濟的活力找回來,讓正循環開始啟動。這也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雖然我們的解答不會是明尼蘇達,但是一個運作地更好的社群——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還是融——是不可或缺的。這個社群要有自覺去追求更好的知識,因為知識會累積優質的記憶,唯有優質的記憶存在,我們才有辦法做出好的決策。

我希望我們可以加速地去做到這件事,畢竟在這個加速時代,我們都必須要全力跑,才不會往後退。

Photo:freepik,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